手机版
1 1 1

《中国梦》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不必讳言“挑战”与“对手” 

任何竞争性的活动,都不会没有挑战,也不会没有对手。竞争和比赛的实质就是挑战,就是以对手的存在为前提。国家间竞争也会有挑战。而冠军国家和潜在冠军国家之间更是客观上形成的一种卫冕和夺冠之间的挑战和迎战的对手关系。所以,不必讳言挑战,不必惧怕挑战。

根本问题,不在于是否挑战,而在于挑战的性质和方式,“决斗”性质的挑战,是你死我活的巨大灾难;“拳击”性质的挑战,是我赢你输的沉重代价;而“田径”性质的挑战,提高的是双方的运动成绩,这种挑战,既是正常比赛的必然形态,也是对参与竞争双方的激励和鞭策。不允许挑战,就等于不允许比赛,既是不可能的,也不利于增加世界发展的动力与活力。

世界近代历史上的大国挑战,是决斗士和拳击手的挑战,新兴的霸权国家通过挑战老的霸权国家确立了自己的霸权地位。但是经过一个阶段,实力和权力衰落,出现了一个或者多个挑战国,又对原来的霸权国进行挑战。例如,西班牙挑战了葡萄牙;法国挑战了荷兰;法国和德国分别挑战了英国;美国帮助英国应付了1914-1918年的挑战,之后,美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霸权国家,美国又面临苏联的挑战。这些挑战无疑给对抗与对战的双方甚至给整个世界都带来了灾难,是与当今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但是国际社会废除“决斗赛”性质的挑战和“拳击赛”性质的挑战,却不能废除“田径赛”性质的挑战。国际社会,是一个“国际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每一个国家都想演好一个角色。国际舞台也是一个“国际赛场”,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运动员,作为运动员的国家和作为运动员的个人虽然有重大不同,但是都要跑出好成绩则是共同的追求。过去的国际赛场其实是一个“国际角斗场”;后来逐步文明化,成为一个“拳击比赛场”;现在则越来越成为一个“国际田径比赛场”。国际社会综合国力的奥林匹克竞争时刻都在进行。中美两国战略竞争中的所谓挑战,是“跑步赛”、“跳高赛”中的竞争和挑战,实践的是看谁“更快、更高、更远”的奥林匹克精神。所以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将为世界进步提供巨大的活力和推动力,而不是为世界带来灾祸。

中美竞争与美苏竞争的八大区别

中美竞争与美苏竞争,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竞争,主要具有九个不同的战略特点,它们决定了中美两国的竞争不会成为第二场冷战。

1. 竞争的环境不同。苏联和美国的竞争,是两个社会的竞争,是一个地球、两个社会,一个地球、两个世界。苏联组织了一个以社会主义阵营为一体的社会主义社会,而美国则组织了一个所谓的自由社会,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人类社会分裂为势不两立的两个社会,国际世界分裂为对抗和敌对的两个世界——“自由世界”和“极权世界”。而中美两国在21世纪的竞争,不是两个社会和两个世界的竞争,而是共同营造一个和平与发展的开放世界、和谐世界。中国不是要组成一个对立和对抗美国的另一个世界,而是融入世界,与国际接轨。

2.竞争的目标不同。苏联和美国的竞争,是世界霸权的竞争。而中国的国家特点是不称霸。中国要“争第一”,但是“不争霸”。中国要通过不争霸的道路成为世界第一,中国要建设一个强大的世界第一号的不称霸的国家。中国不是苏联式的“世界革命型”国家,也不是美国式的“输出民主型”国家。中国是和平型、友好型、特色型、防御型国家。因此,中国不需要运用冷战的武器去应对和处理中美关系。

3.竞争的内容不同。美国和苏联的竞争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攻伐,实际上是再版的“十字军”之战。而中美两国的21世纪战略竞争主要不是意识形态之争。中国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对于美国没有什么大的战略利益;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对美国也没有什么战略伤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美国“无害”的社会主义。苏联和美国的竞争,是美国模式的资本主义和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比优劣。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是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打交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不争霸、不称霸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是与西方世界接轨的社会主义,是与西方利益共同体的社会主义。所以中美之间必然是文明竞争与密切合作的统一。

4.竞争的队伍不同。苏联和美国的战略竞争是联盟之间的群体竞争,是阵营竞争,双方都各自组织了一个庞大的阵营,即使是不在阵营内的国家,也必须有立场、有态度,要划线、要站队。而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总的来说,是属于个体竞争,双方都没有什么群体联盟和阵营,难以向对方“群起而攻之”。

5.竞争的性质不同。苏联和美国的矛盾和竞争具有对抗性,因为苏联要打倒美国的社会制度,而美国也要改变苏联的社会制度。苏联是要把十月革命变成世界革命,美国是要把美国的民主制度变成世界的民主制度。苏联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双方都是战略进攻,都是输出模式,苏联要输出的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模式,美国要输出的是美国式的自由民主模式,双方都要按照自己的模式去改变和塑造对手,去改造和塑造世界。苏联的社会主义是进攻型的社会主义,要把红旗插遍全世界。美国的资本主义也是进攻型和扩张型的资本主义,要把全世界都变成民主世界、自由世界。而中美两国的战略竞争则不同,中国不输出革命,中国坚持自己的特色,同时把自己纳入多元化的世界。

6.竞争的风险不同。美国和苏联的竞争,是时刻准备打世界大战和核战争的竞争,双方的几次危机,都险些促成毁灭人类的大战。而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在军事上可以说是“中美无大战”、“中美无核战”的竞争。

7.竞争的原则不同。苏联和美国的战略竞争,遵循的是“你死我活”、“你衰我兴”、“你胜我败”的零和原则。而中美竞争不是以“搞垮”、“战胜”对方为目的,从总体上来说,合作、互利、双赢、共荣的特点突出。这个世界不能没有美国,这个地球也不能没有中国;未来的美国离不开繁荣的中国,未来的中国也需要一个繁荣的美国。

8.竞争的结局不同。苏联和美国的战略竞争,把整个世界搞得非常紧张,代价高昂。而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将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中美两国在政治竞争、经济竞争、外交竞争、军事竞争等方面都会有新的创造,将会是人类有史以来,特别是近代国际社会形成以来大国竞争中最文明的竞争,并且会创造出一种竞争的文明,把世界大国的战略竞争推进到一个新的文明阶段,使世界更文明、更和平、更民主、更发展。中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将以一种区别于两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征战式”竞争,区别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冷战式”竞争,以国际赛场上的“跑道式”竞争,把国际关系中的国家战略竞争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第三阶段。国家间的战略竞争,是国际社会的一种战略秩序、战略规律、战略文化、战略文明。美国不能用与苏联进行竞争的思维和模式,来应对与中国战略竞争的实践。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8日 11:49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代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