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中国梦》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想要美国繁荣,必须让中国繁荣

决定中美两国只能走“田径比赛”这条新的竞争道路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双方越来越紧密的经济利益联系,只能共同走向繁荣的贸易规律。当年,英国和美国之间有紧密的贸易往来,英国有赖于从美国进口粮食,而美国又是英国纺织品的最大市场,特别是英国在美国有着巨大的投资。到19世纪50年代,英国人持有的美国政府证券超过了欧洲其他各国的总和。在1857年,美国七条铁路的证券在伦敦股票交易所上市,总额高达8000万英镑。英国首相利物浦曾指出:任何人“想要英国繁荣,都必须让美国繁荣”。看一看最近30年中国和美国之间贸易的发展和现在已经达到的规模以及未来的前景,同样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现实:任何人“想要美国繁荣,都必须让中国繁荣”。

曾经一度在法国网民中出现过“抵制中国货”的倡议,但是马上就有网民这样回应:“抵制中国:我们首先要脱光衣服,把手机、鼠标、键盘、计算机屏幕、LCD、MP3、手表、汽车附件、摩托车等等从窗户口扔出去。各位做得到吗?”现在,全世界平均每个人每年要穿一双中国制造的鞋,要买两米中国产的布,要穿三件中国制造的服装,西方消费者的生活中已经离不开中国制造。中国用出口挣来的外汇购买的美元债券在支撑着世界金融体系的稳定,如果中国经济崩溃,那将是世界的灾难,即使中国增长的速度慢下来,也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的后果。西方的一些有识之士已经看到,构成威胁的不是中国的发展,而是中国可能发生的曲折和出现的失败。从这个意义上说,确实是“中国发展,美国得利,世界受益”。

中美共创“大国竞争新文化”

将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从决斗场、拳击场转移到田径场,纳入“跑道比赛”的轨道,这是国际政治中的一场革命,是大国竞争文化的一次历史性创新。在这方面,欧洲联盟的出现,是一个伟大的创新。对于21世纪的中国和美国具有深刻的启发意义。

在二战以前的1100多年中,法国和德国之间总共进行了200多场战争,平均每5年就开战一次。在这种千年对抗与争战中,败者是惨败,胜者是惨胜,两败俱伤的惨痛教训启迪了它们的政治智慧。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格局的重大变化,促使由来已久的“欧洲联合”、“欧洲统一”思潮再度盛行。早在1942年,丘吉尔就考虑欧洲在战后如何重振雄风,他提出建立“欧洲合众国”的设想。1943年3月,多年鼓吹“欧洲联邦主义”的理查德·库登霍夫倡导的泛欧大会在纽约举行第五次大会,主张在战后建立欧洲联盟。1946年9月,丘吉尔在苏黎世大学发表名为《欧洲的悲剧》的演说,号召“建立一种类似欧洲合众国的组织”。1948年5月7日-10日,在海牙召开了“欧洲大会”,有各国代表大约800人,包括丘吉尔、赫里欧、范齐兰、阿登纳等知名人士参加。大会发表了《告欧洲人民书》,表示希望能够有一个统一的欧洲、一个欧洲的人权宪章和执行宪章的法庭。联邦主义要求建立一个拥有超国家权力的联邦政府。二战以后,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首任总统戴高乐,成功化解了两个国家几百年的仇恨。由法国和德国作为“发动机”带动起来的“欧盟”组织,由于形成了统一的市场、统一的货币、组建了共同的议会乃至军事力量,一个超强的地区联合体横空出世。

战后欧洲的合作与发展,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奇迹。布热津斯基说:“我认为欧洲确实是个先行者,在美国有一种小看欧洲甚至用批判的眼光看欧洲的联合,这是种误导。……欧洲正在共识、平等和接受的基础上,尝试创造一个超越国家的机构。我认为从长远的角度看,世界也会这样组织起来。……所以欧洲的这个尝试至关重要,这个尝试的成功对我们共同的利益都有好处。……欧洲不是抽象的,它是国家间交往和人民生活变革的体现。”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约瑟夫·奈在接受访谈时指出:“欧洲联盟在世界历史上是一个独特的尝试。以前有过一些国家联合起来建立一个联邦,就像18世纪的美国。但是欧洲很独特,它们没有建立联邦,而是建立了一个比其他国际组织关系更紧密的联盟,而且各国并没有丢失自己的国际地位。这种形式非常好,因为这消除了上个世纪导致欧洲国家相互斗争的竞争关系,从而避免了破坏性的后果。现在无法想象德国和法国会发生战争。欧盟会一直存在下去,它有益于欧洲的经济和政治,会一直发展下去。一些人认为它会发展成联邦,欧洲总有一天会变成一个国家,就像美国。但是我怀疑这种可能性,我对欧洲联盟的发展是看好的,但是我不认为它会发展成单一的联邦国家。”

欧盟统一的进程,比政治家的预测更为乐观。2009年11月3日,欧盟通过了《里斯本条约》。随后不久,又推举了欧盟“总统”和“外长”,一个“欧盟准国家”出现在世人面前。

如果说,欧洲大国之间的关系,经历了由战争竞争到联盟合作、建立统一国家的历史性转变,如果说欧洲联盟是二战以后大国竞争的第一个伟大创造,那么中美两国今后50年的战略竞争,将会有第二个创造,即创造出大国竞争新的文明模式。中美战略竞争新模式的创造,将比欧洲联盟的创造更加伟大。因为欧洲联盟是“同质”联盟,是相同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国家关系的创造,是在欧洲地区范围的创造,有它的局限性。而中美战略竞争新模式的成功创造,则是不同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两个国家,在冠军国家和潜在冠军国家的战略位置上所进行的具有深远全球意义的创举,必将为民主世界、合作世界、文明世界、和谐世界的构筑做出伟大的贡献。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8日 11:49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代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