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中国梦》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美国患了“冠军综合症”

取得冷战胜利后的美国,没有高兴几年,就产生了一种深深缠绕自己的“冠军综合症”,陷于恐惧、自负、焦虑、矛盾等多种心态复杂交织的神经质之中而难以自拔。

“冠军美国”的恐惧

冷战后,美国把自己的国家战略目标和战略利益,定位于建立以美国为领导的国际新秩序,保证美国冠军国家的特殊地位不受威胁和挑战。美国认为最严峻的挑战来自欧亚大陆,认为挑战美国的潜在冠军国家就在这个大陆上。

1997年,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指出:冷战后,“美国已经跃升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这使美国更需要制定一个完整的、全面的欧亚大陆战略”。因为“世界上大多数在政治上比较自负、比较活跃的国家都分布在欧亚大陆,历史上所有试图成为世界强国的国家都来自欧亚大陆,世界上人口最多且怀有地区霸权野心的国家如中国和印度也在欧亚大陆上。在政治和经济上对美国霸主地位形成潜在挑战的国家也在欧亚大陆上,排名紧随美国的世界六大经济强国和军费开支最高的国家也在欧亚大陆上,公开的核大国只有一个不在欧亚大陆,不公开的核国家也只有一个不在欧亚大陆。该地区占世界总人口的75%,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60%以及世界能源储备的75%。欧亚大陆国家的力量加在一起甚至超过了美国”。由于“欧亚大陆位于世界轴心,一个国家如果控制了欧亚大陆,就可以对世界三大经济能力最强的地区中的两个——西欧和东亚——产生决定性影响。看一看世界地图就会明白,一个国家如果控制了欧亚大陆,就几乎自动控制了中东和非洲。鉴于欧亚大陆如今扮演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地缘政治棋盘的角色,欧亚大陆力量如何分配对美国的世界第一大国地位及其历史遗产均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

在布热津斯基看来,美国的世界第一大国地位是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美国全球战略的实质就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可能与其抗衡的世界强国。既然潜在的冠军国家肯定会出现在欧亚大陆,那么就必须进行战略预防。布热津斯基认为美国必须有一项可以持续实施的欧亚大陆地缘战略,包括5年左右的短期战略、20年左右的中期战略和20年以上的长期战略,“以防止出现一个最终可能向美国首要地位提出挑战的敌对联盟,更不必说任何试图向美国提出挑战的国家,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可见,美国已经患上了“冠军恐慌症”——对于来自欧亚地区的潜在冠军国家的恐慌。

“冠军美国”的自负

美国的自负,来自对自己力量强大的自信,也来自对世界今后难以形成反美联盟的认识。美国人斯蒂芬·G·布鲁克斯和威廉·C·沃尔福斯在《外交》杂志发表文章谈到:“德国政治评论家约瑟夫·约菲指出,‘历史告诉我们,霸权国总是招致自我终结。排名第二、三、四名的世界强国将会组建对抗性联盟并且策划击败它的阴谋。这在拿破仑身上得到了应验,如同在路易十四、希特勒和斯大林那里得到的应验一样。霸权招致更为强大的反霸权力量,这是世界政治的最古老的规则。’但是,上述论点没有认识到的是,美国在冷战后的地位,可能顺应了历史的潮流。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美国不易受到攻击,它对其他国家的威胁也比以往的霸权国要小得多。几个主要的潜在挑战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德国与美国的情况相反。它们在增强自身的军事能力以便制衡美国时,却难免会成为它们的邻国近在咫尺的威胁。美国的力量虽然吸引了全球范围内的诸多注意力,但是各个国家通常更关心其自身所处的邻近地区的力量分配,而非全球性均势,即使上述任何一个潜在挑战国家向美国发动处心积虑的攻势,它所在地区的国家的制衡性努力,几乎必然会把它遏制住;美国所拥有的潜在的、巨大的力量投送能力,也会对它进行遏制,或者在必要的时候消除新出现的威胁。”“而且,历史上的权力制衡,发生于一批希望维持现状的国家,寻求遏制一个处于上升期的修正主义国家之时。……然而,目前美国的主宰地位却是维持现状性质的。数十年来,国际体系中的几个主要大国一直与美国保持着联盟关系,并且从这种关系中获得了实质性的好处。它们如果选择制衡美国,不但要放弃这些好处,而且必须在美国的虎视眈眈之下,费力地寻求建立一个持久的、协调一致的联盟。”

自负的美国,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即使超过美国,也难以与美国一争高下。斯蒂芬·G·布鲁克斯和威廉·C·沃尔福斯还指出:“大多数研究美国未来的势均力敌的竞争者的分析家把目光聚焦于中国。因为它是唯一一个在未来几十年里具有赶上美国经济规模的潜力国家。但是即使中国最终在国内生产总值上赶上美国,中美在技术、军事和地理方面的能力差距,仍然将继续保持下去。”“自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缩小本国在综合国力上与美国的差距方面,中国的战略家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自信,他们认为中国在近期内不具有这种能力。中国的最新统计显示,至2020年,中国将拥有美国国力的1/3-1/2。中国劳动力的50%在从事农业生产,中国经济的极小一部分属于高科技产业。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用于科技开发的支出是中国的二十倍。中国的大多数武器落后于美国几十年。中国也无法改变在地理位置上的劣势,它被一些具有制衡它的能力与动机的国家所包围。”因此,“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美国不可能面临全球性的挑战。没有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希望使自己陷于不得不与美国为敌的境地。”在冷战时期,“美国把自己国内生产总值的5%-14%投入到国防支出中,并且维持庞大的核威慑能力。为显示美国的决心和信誉,85000名美国人在两场亚洲战争中丧命。与此同时,多位美国总统采取了可能把冲突升级至全球性核毁灭的核边缘政策。”“在未来数十年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把资源、地理位置上的优势、经济增长率这三者全部结合在一起,与美国一争高下。”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8日 11:49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代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