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后记

基辛格解读《中国梦》:“中国必胜”与“中美双赢”

《中国梦》一书在2010年1月出版。《中国梦》一书抒发的壮志豪情,集中体现在四句精彩的语言中:“冲刺世界第一,决赛冠军国家,创造中国时代,建设无霸世界”。

《中国梦》在大陆出版以后,中国香港出版了繁体字版本。港版《中国梦》的腰封上写着:“中国大校的强国梦引起中外媒体、学者专家、网络论坛热烈讨论。路透社、BBC、《纽约时报》、《每日电讯报》竞相报道。”该书“集学术研究、现实政治、舆论焦点于一身,融理性分析、民族豪情、忧患意识于一体”,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看的一本书”。

是年3月,《中国梦》在香港图书榜创造了“高居榜首”的好成绩,凤凰电视台主持人说该书“最受读者青睐”。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席沈旭辉在书的封面评语是:“作者大量引用东西方军事理论、战略理论、国际关系理论,来说明为什么中美结构性冲突不可避免,从而主张主动竞争。无论他能否代表军方思维,都足以作为一家之言。”《中国梦》走进了中国大企业。中国著名品牌企业,以“中国梦—梦之蓝”广告全国的江苏省洋河酒业集团,把《中国梦》作为一本励志书和礼品书,印刷一万本,发给员工作为励志书,送给客户作为礼品书。解放军总部机关有关部门,将《中国梦》作为礼品书,赠送前来中国访问的外国军事院校领导人。《中国梦》也作为战略思维课程的参阅教材,进入中国高级军事院校。例如中国人民解放军某指挥学院,将《中国梦》列入教材,进入课程,在该学院战略思维教学单元,列出两本参阅教材:第一本是《中国梦》;第二本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湖南省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管委会老干办退休领导干部余松林给《中国梦》作者写来热情洋溢的信,并且到北京与作者面谈交流。他在给作者的信中说:“我真希望,我国所有的国家公务员,我们的两百多万军人,都能看看这本书。(我准备向总政治部写个建议,将此书列为军人必读作品。)我这样说,丝毫没有恭维您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像我这样一个年逾古稀的老翁,读了此书以后,尚且感到深受启迪,振奋不已,那些有志于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青壮年读了此书以后,必定会振奋精神,加倍努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世界著名战略家基辛格2011年5月出版了《论中国》。基辛格在《论中国》第十八章“新的千年”中,在中华“民族命运大讨论中的必胜主义观点”一节中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过后,随着经济危机在西方世界蔓延开来,一些非官方和半官方的新声音开始质疑中国‘和平崛起’的提法。在这部分人看来,胡锦涛对于战略趋势的分析是正确的,但是西方世界仍然是一种危险力量,它决不会坐视中国和平崛起。因此,中国应当巩固取得的成果,明确寻求世界强国乃至超级大国的地位。”

“两本广为传阅的中国图书成为了这一思潮的象征:一本是2009年出版的《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另一本是2010年出版的《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这两本书都极富民族主义色彩。其理论出发点是,西方比以往公认的要弱得多,但‘一些外国人尚未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还没有真正理解中国与西方之间正在发生权力转移’。鉴此,中国应该定立一个‘大目标’,摆脱自疑与被动,摒弃渐进主义,重拾历史使命感。”

“这两本书均通过了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的审核,并成为了中国国内的畅销书。由此可见,他们至少反映了中国一部分体制内人士的想法,特别是《中国梦》一书,其作者是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大校。在此提及这两本书并不是因为它们代表了中国政府的官方政策(事实上,两本书的论调与胡主席的联合国讲话以及2011年1月对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所极力强调的观点恰好相反),而是因为它们揭示了某些令中国政府感到有必要作出回应的思想动向。”

“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军官刘明福在其2010年出版的《中国梦》一书中,将国家的‘大目标’定义为‘走向世界第一’、开辟中国历史上新的辉煌。他写道,要实现上述目标,中国就必须取代美国。”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