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四、“无霸世界”:中美世纪博弈的使命与结局

中国梦,既是一个中国的国家之梦,又是一个中国的世界之梦。中国的国家大目标,是与中国的世界大目标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世界大国,首先要思考的是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然后才清楚应该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所以,中国大目标不能只是局限于中国,而是要着眼于世界。

21世纪的人类世界要成为一个和平世界、和谐世界、合作世界,关键是要成为一个“无霸世界”。霸权,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是世界和谐的最大危害,是世界合作的最大障碍。中国21世纪的世界大目标,就是建立“无霸世界”。终结“世界霸权”,是中美世纪博弈的历史使命;建立“无霸世界”,是中美百年决赛的必然结局。

“大国崛起”与“世界转型”

世界在不断转型。大国崛起,既是世界转型的动力,也是世界转型的标志。近代世界,在一波又一波大国崛起的矛盾运动中,先后经历了三次转型。

西方大国崛起,世界第一次转型:从封建世界到资本世界

近代世界的第一次转型,是从封建世界到资本世界的转型。这次转型的动力,是一批西方国家的崛起,包括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崛起等,这一批大国的崛起,在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的崛起,是崛起了一个资本主义世界。西方大国用资本主义的崛起,宣告封建主义的没落和灭亡,从根本上终结了西方的中世纪时代,结束了世界的封建主义时代,开始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资本主义时代,使人类由封建世界转型为资本世界。

那些推动近代世界第一次转型的崛起大国,它们的突出特点是“海权崛起”、“扩张崛起”、“殖民崛起”和“战争崛起”。这种原始的、残酷的、野蛮的崛起,是犯下了武力扩张和殖民征服的累累“原罪”的崛起,但是人类世界毕竟在这种血与火的过程中实现了一次相对进步的历史性转型。

苏联大国崛起,世界第二次转型:从资本世界到“一球两制”

世界的第二次转型,是苏联崛起和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导致世界由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转型为“两个世界”,一个地球两个世界,一个世界两种制度,是“一球两制”。苏联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其崛起是一种与资本主义世界对抗和对立的大国崛起。苏联的崛起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时代——“一球两制”的时代。苏联的崛起,终结了世界历史的一个时代——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时代。苏联的崛起,实现了世界由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一个世界,到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分庭抗礼的两个世界的转型。这既给世界带来新的紧张,又给世界带来新的文明。传统的原始的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演变为后来比较文明和人道的资本主义,就是因为有两种不同性质的大国在比拼和竞争,是社会主义大国把资本主义大国“逼”文明了。世界的第二次转型,是世界的第二次历史性的进步。但是苏联与西方大国的竞争并没有走出霸权竞争的循环。苏联以反霸而兴,最后却以争霸而衰亡。

中国大国崛起,世界第三次转型:从“有霸世界”到“无霸世界”

中国的崛起,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崛起,也不同于苏联的崛起,因为中国的崛起是一种新型的崛起。中国的崛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突出表现在三点。

1.在崛起的目标上,中国崛起的目标不是世界霸权。中国的崛起是既不挑战霸者,也不威胁强者,更不压迫弱者,而是振兴自己、有益世界。中国一直宣示和始终坚持的原则是:反对各种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这既是中国对世界的庄严承诺,也是中国对自己崛起目标的明确界定。

2.在崛起的环境上,中国的崛起是在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的环境中崛起的。目前在发展中国家群体中具备崛起基础和实力的不只是中国,若干发展中国家也进入崛起的境界和层次。由于中国崛起是在发展中国家大发展的潮流中进行的,因此这种崛起在国际舞台上就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3.在崛起的道路上,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发展、和平崛起。中国的崛起既不是以坚船利炮开路的早期“殖民崛起”,也不是后来举国征战、攻城掠地的“武力崛起”,也不是你死我活、你衰我兴的“冷战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史无前例的“和平崛起”,实践的是一种“既不打别人,也不被别人打”的崛起,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共同繁荣的崛起。因此中国崛起具有强大的道义优势。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