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中国梦》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决斗”赛:“战争”是最残酷的“竞争”

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大国战争是大国政治的继续,世界大战是世界政治的继续。但是,政治在战争中继续,过于残酷;以战争进行的政治,过于血腥。人类文明的发展,世界政治的进化,需要对战争与政治的关系有创新的思维。

俾斯麦对大国“决斗”的战略思考

俾斯麦在德国统一后告诫德国人说:“德意志民族经过漫长的分裂之后,终于得到了统一,那么我们就更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致力于和平与公正……对于一些诉诸于武力的国际间的争执,经过深思之后,我想不能用简单的决斗方式来处理这些矛盾,这种方式似乎太欠妥当。”

俾斯麦提出了“决斗方式”的概念,并且对这种方式予以反思和否定。其实,俾斯麦是敢于“决斗”的勇士,他不仅在自己的私人生涯中,有过与对手决斗的经历,而且在以决斗方式实现德国统一上奉行“铁血”政策,他是以决斗方式解决国际矛盾的能者、强者和胜者。而就是这样一个勇于和善于进行决斗的巨人,却在深思熟虑之后真诚地认为,不能用简单的决斗方式来处理国际矛盾,因为决斗的方式太欠妥当。但是,在冠军国家的争夺和更替中,似乎决斗的方式是唯一的方式,决斗的原则总是成为最终的指导原则。

战略家对大国“决斗”的历史总结

当代西方著名国际关系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指出:还没有任何一个例子能够说明,一个占支配地位的国家愿意向新兴强国让出对国际体系的统治以避免战争。

吉尔平的这个结论是符合世界近代史中大国竞争的实际的。有的专家提出,近代世界有三个国家取得过霸权地位,它们是17世纪的荷兰、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而产生上述三个霸权国家的全球战争大概都持续了大约30年。1914-1945年,美国是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中走上世界冠军国家的宝座。近代世界历史上的冠军国家,无一例外,都是打出来的“丛林之王”。

按照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乔治·莫德尔斯基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百年周期”理论,霸权国家更替和世界领导权转换都是通过霸权战争来实现的。从国际体系诞生以来,霸权战争是定期发生的,战争的胜利者统治国际体系的时间平均一个世纪左右。他认为继16世纪的葡萄牙、17世纪的荷兰、18-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之后,21世纪将会有一个新的领导国家出现,在21世纪的20年代-30年代,新的世界大战将会爆发。他的逻辑是:新的冠军国家的崛起必须通过和老的冠军国家的武力对决、战争来完成交接。这就不仅仅是冷战思维,而是热战思维,是大战思维。对其“将会爆发新的世界大战”的预言是不能赞同的,但是其关于20世纪以前500年中冠军国家争夺战总是以“决斗”的方式进行的结论,则揭示了历史的真实。

从近代世界冠军国家交接更替的历史来看,虽然新老冠军国家的交接更替过程,是一个长期的综合性角力的过程,但是决定最终结局的总是武力对决,是战争更替,这实在是一条规律。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8日 11:49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代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