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在全球领导权问题上要有华盛顿的胸怀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的胸怀,有两个伟大表现:一是在当时全球普遍实行君主制的大环境下,在一些军官推举他当君主的情况下,他坚决拒绝了君主制的诱惑,为美国开了“共和制”的先河,使美国成为地球上第一个先进的共和制国家。二是在美国总统的位置上连任两届之后,在举国上下期盼和各界一致推举他竞选连任第三届总统的情况下,他坚决不肯,又开创了美国总统“任期制”的先河。华盛顿作为一个领袖人物的胸怀,也应该成为一个领袖国家的胸怀。华盛顿在国内政治中的胸怀,也应该成为美国在国际政治中的榜样。

遗憾的是,美国这个国家,在国际社会领袖地位的问题上,却表现出了严重的自私。美国兰德公司的一份报告《从遏制到全球领导:冷战后的美国与世界》中说到:“作为冷战的胜利者,美国有几大战略选择,可以放弃全球领导责任,转而关注国内;可以逐步交出领导权,即减少全球作用并鼓励出现一个在势力范围基础上的老式的均势格局;也可以把中心战略目标定为巩固全球领导地位并排除全球敌手的崛起。”美国的选择是:“担当全球领导责任并对永远遏制另一个全球敌手的崛起或多极格局的重视,是最佳的长远指导方针。一个由美国领导的世界好处最多:第一,总体环境更为开放,民主、自由市场和法制等美国的价值观念更受欢迎。第二,更易于合作对付核扩散、地区霸权威胁和低强度冲突等重大问题。第三,可以排除另一个全球敌手的崛起,从而避免另一场全球冷战或热战以及战争带来的各种灾难,包括全球核交锋。所以,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比两极或多极均势格局更有助于全球稳定。”

美国在全球领导权问题上要学习华盛顿。国家发展和个人一样,也要不贪恋权位。这是美国的文明和开明,也是世界的幸运和福音。

值得欣慰的是,美国人民并不是美国霸权的拥护者,而是民主世界的拥护者。亨廷顿指出:美国官员“赞美美国是仁慈的霸主”,把美国标榜为“第一个非帝国主义式的超级大国”,而“1997年的一次民意测验中,只有13%的人期望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占主导地位,而74%的人则希望美国同其他国家实现权力共享”,“美国缺乏一种建立单极化世界的国内政治基础”。

不能把“领袖国家”搞成“霸权国家”

在近代世界历史上,国际社会的领袖国家,同时也是世界的霸权国家,是霸权性质的领袖国家,这些领袖国家同时是霸主国家。而未来中国作为世界的领袖国家,就是要改变这种性质,第一次实现“领袖国家”不等于“霸权国家”的根本转变,成为后美国时代的第一个非霸权性质的领袖国家。

自从欧洲航海家们通过地理大发现,通过地理大串联,把地球各个地域分散的地区社会联结为国际社会以后,在地球上就产生了一种新的需要,就是“国际秩序”的需要,就是领导世界与管理世界的需要。而国际秩序的形成必须经过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国际社会的历史已经有500年,而真正理想的国际秩序至今没有真正形成,国际秩序要达到像国家秩序那样的程度,还有相当遥远的道路要走。

关于世界领导权发展演进的历史,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无主”阶段,有国际社会而无国际秩序。这一阶段,基本特征是“强者为盗”、“能者为匪”,少数国家依靠武力对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杀戮和抢劫,竭泽而渔,消灭文明。早期的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就是早期国际社会强者为盗的典型,它们在刚刚形成的国际社会的原始丛林中,实践着霍布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是国际社会的原始期。这一阶段是1500-1648年的30年战争结束以前,大约有150年时间。

第二阶段是“霸主”阶段,即强者为主、强者为霸的阶段。从1648年的30年战争以后开始,国际社会开始有了第一个国际秩序,进入通过战争产生霸主,依靠霸主建立和维持国际秩序的时代。在霸主时代的典型霸主国家是英国和美国,霸主时代的国际秩序的典型代表是“英国治下的和平”和“美国治下的和平”。这一阶段从1648年至今,已经经历了三个半世纪。

第三阶段是“民主”阶段。这一阶段的根本标志是中国走上领袖国家的岗位,是国家关系的民主化和国际社会的民主化。

美国对世界的霸权领导落伍于时代,作为领袖国家不够称职,美国霸权性质的领导遭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马来西亚前总理穆罕默德·马哈蒂尔在接受中国电视台采访时说:“美国有很好的机会展示它的文明,不幸的是美国的领导者通过带有侵犯的方式展示它的实力。包括优先攻击权,也就是在没有受到别的国家攻击的情况下,美国认为它有权力进攻和征服别的国家。这令一些小国很担心。这不是美国应该承担的角色,美国应该是一位好的国际公民,应该赞同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来监督国际关系和各国的表现。我认为美国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国家,可以承担世界的责任。但是除非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建立平衡,否则美国会欺凌弱小者。一个好的领导者不应该是侵略性的,应该做符合道德的事情。发动战争征服别的国家,杀害人民,这不是好的领导者,应该发展自己的国家,给人民更好的生活,但是不能因此攻击和侵略别的国家,夺走别的国家的东西。比如不能为了给自己国家的人民好生活,就去征服一个富有石油的国家,而是应该通过勤劳、发展工业来达到。可以努力给人民好生活,但是不是以牺牲别的国家为代价。征服其他国家,把资源拿走,给自己用,这是陈旧的王国概念,是错误的。”中国作为新的领袖国家,将不会走上美国的霸权之路,而是保持全球的和平与和谐。

 

中国要向美国学习:“缓称王”

美国经济总量GDP是在1895年超过英国而成为世界第一的。而美国是在经济总量超过英国半个世纪后的1945年,即在二战后才取代了英国的世界领袖地位。中国现在经济总量还没有超过美国,在超过美国50年以后再谈世界领袖地位也不迟,所以美国根本不用紧张。而中国也要“抓紧争第一,稳妥担重任”,不急于担任世界领袖。这也是韬光养晦的要求。让美国多留任一段时间,对各个方面都好。

其实,美国的缓称王,并不是自觉的,而是不得已。美国历来具有称霸世界的野心,甚至在美国还没有成为一个国家以前,那些从欧洲国家漂洋过海的先民们,就具有在北美建立“山巅之城”、要做引领人类的“世界灯塔”的理想和抱负。他们认为自己作为上帝选民,领导世界是一种“天定命运”。但是由于美国实力的局限,在19世纪末之前的时间里,美国只能奉行孤立主义战略。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次削弱欧洲大国、崛起美国实力的重要拐点。战争期间,美国的经济总量超过了欧洲国家的总和,这使美国领导世界的欲望大增,急于走上世界领导岗位。威尔逊发表“十四点计划”,倡导成立国联,抛出了美国领导世界的施政纲领,描绘了美国驾驭世界的蓝图,是美国设计世界和领导世界的重要理论与实践。但是由于美国刚刚在世界脱颖而出,其暴发户雄厚的经济实力尚未能够转化为主导世界大局的战略能力,美国的威信还难以在世界大舞台服众,英国和法国等老牌帝国余威尚在,威尔逊领导世界的“美国梦”,不仅在国际舞台而且在国内都受到抵制,结果是美国没有成为世界领导者,威尔逊本人也折了寿,逝世于游说“美国梦”的疲惫旅途中,成为一段苍凉历史。因此,美国没有能够及时走上世界领导岗位,实现“领袖梦”,只好重新回到孤立主义轨道。

中国在21世纪成为世界领袖国家,要经历半个世纪、三个阶段的努力:第一阶段是在追赶和接近美国的过程中,积极参与对世界的领导;第二阶段是在与美国并驾齐驱的情况下,与美国共同领导世界;第三阶段是在超越美国一段时间后,中国在对世界的领导和管理中起主导作用,成为世界的主要领导者。目前中国是积极参与领导,正在走向共同领导,这个阶段大体要持续20-30年。

中国走向领袖国家的道路,就是一条从“自立于林”到“木秀于林”,从融入国际体系到主导国际体系的道路。没有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就没有融入世界的资格。而融入世界,与世界接轨,并不是我们的目标,而是必须有所作为,成为引导世界、主导世界、领导世界的领袖国家。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