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二、重新定位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进入21世纪,需要重新定位。

美国现在是世界冠军国家,中国是世界潜在冠军国家。新阶段的中美关系,就是一种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的关系。这种关系,既是一种为解决全球重大问题而必须进行的战略合作关系,更是围绕争夺冠军国家而进行的战略竞争关系。

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的关系:国际关系的制高点

在一个时代的全部国际关系中,大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主导整个国际关系。而大国竞争的核心问题,是竞争冠军国家地位。所以,在整个国际关系的大系统中,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关系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关系,是整个国际关系的制高点,是整个国际关系的主线,是整个国际关系的“纲”。站在这个制高点上,把握这条主线,抓住这个纲,就可以高瞻远瞩、纲举目张,在战略上处于主动。研究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关系的特点与规律,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事情。

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矛盾,是国际社会的基本矛盾

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作为国际社会的基本矛盾,是不以潜在冠军国家的意志为转移的。

由于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都是世界上影响力、综合国力和发展潜力最大的国家,因此它们之间的竞争,不仅将决定它们各自的国家地位,还将决定整个世界的战略格局,决定世界的面貌和前途。所以,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是影响和制约其他国际矛盾的矛盾,是国际社会的基本矛盾。

两次世界大战,是国际矛盾激化的结果。引发两次世界战争的国际矛盾是什么?就是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与英国争夺世界霸权的国家,都是潜在的冠军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区别在于,由于想与英国争霸世界的国家不止一个,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冠军国家与几个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也就使矛盾更为复杂,斗争更为激烈。德国等潜在的冠军国家采取与老牌冠军国家英国进行“对抗争夺”,而美国这个潜在冠军国家采取与英国进行“结盟巧夺”。德国是“强夺”、“强取”,美国是“巧夺”、“巧取”。但这都不能够改变两次世界大战的实质,即解决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最终实现冠军国家地位的交接和更替。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国际关系的主线,就是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斗争与对抗关系。这一关系影响和决定着整个国际关系的性质和走向。

持续近半个世纪的冷战,也是当时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所形成的国际基本矛盾的产物。冷战时期国际社会的基本矛盾,不是意识形态的矛盾,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不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矛盾,而是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之间的矛盾。美国是那个时代的冠军国家,苏联是那个时代的潜在冠军国家。美国在冷战中的胜利,是冠军保卫战的胜利;苏联在冷战中的失败,是一个潜在冠军国家在向冠军桂冠冲刺的失败。

崛起与遏制,是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战略竞争的基本形态

已经获得霸权地位的冠军国家,有一种霸主的自私,总是把保持自己的冠军地位作为核心利益,最担心潜在冠军国家代替自己。遏制和压制潜在冠军国家,是冠军国家的“天性”,是冠军国家无法克服的“国家自私”。而潜在冠军国家总是要崛起,要突围,要向世界第一的目标迈进。由此,潜在冠军国家的崛起和现任冠军国家的遏制,就成为双方矛盾斗争的主要表现形式。在崛起与遏制的斗争中,集中了冠军国家与潜在冠军国家的基本战略利益、战略风险和前途命运。

英国长期奉行的欧洲大陆平衡政策,就是不允许在欧洲大陆出现一个能够与自己这个冠军国家竞争的潜在冠军国家。而美国采取冷战的大战略,最终遏制了苏联由潜在冠军国家向冠军国家的冲刺,是一个成功遏制的典型范例。

在遏制和崛起的斗争中,是否崛起就是进步和光明,遏制就是保守和反动?这需要进行具体分析。例如法西斯国家在世界的崛起,就是反动的;对法西斯国家的遏制,就具有积极的意义。苏联和美国在冷战中进行的崛起与遏制的斗争,从争夺世界霸权的意义上看,都是违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精神和历史潮流的。所以,要区别崛起的不同性质,也要区别遏制的不同性质,并不是任何崛起都是好事,也不是任何遏制都是坏事。

20世纪以来,世界历史上发生的遏制与崛起的斗争,主要经历了英、美两国针对德、日两国和美国针对苏联两个阶段。有人说今后几十年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和遏制,将是第三个阶段。第一、二两个阶段的矛盾是对抗性的,解决矛盾的手段是战争和冷战。第三个阶段的矛盾是文明的竞争,竞争与合作共存是最文明的。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