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冠军国家更替:世界活力的集中体现

国家之间,有竞争,就有淘汰或胜出。旧的冠军国家的衰落和新的冠军国家的崛起,它们之间的更替,体现了这个世界进步和发展的活力。而每一个新冠军国家的诞生,也标志着世界的一次大飞跃和历史性进步。

基辛格在《大外交》开篇中写道:“几乎就像是存在某种自然规律一样,每个世纪都会有一个大国崛起,它有力量、有意志、有智识和道德上的激励,依据它自己的价值体系来重塑整个国际体系。”

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伟大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依据古希腊城邦兴衰的历史过程,就提出一个著名论断:繁华都市的衰亡与弱小城邦的崛起,雄辩地说明了一个结论:好景从来不长久。这实际上揭示了国家之间竞争发展的不平衡规律,也是霸权周期律:不可能总是“风景这边独好”。冠军国家是要更替的,不能被一个国家长期垄断。

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乔治·莫德尔斯基,就曾提出霸权国家更替的“百年周期”理论,也可称为“世界领导权”百年周期理论。他把500年来的国际政治划分为5个世纪性周期(1495-2030),大约每隔100年就有一个大国崛起,就会出现一个主导世界体系的霸权国家。在这500年的时间里,先后出现的霸权国家是:16世纪的葡萄牙、17世纪的荷兰、18-19世纪的英国、20世纪的美国。

不管是“霸权国家”百年周期,还是“世界领导权”百年周期,它说明在国家之间竞争的你追我赶的历程中,没有永恒的冠军。冠军国家的任期,就是“世纪任期”、“百年任期”。人们常说“荷兰世纪”、“英国世纪”、“美国世纪”,这些冠军国家的冠军任期也就是一个世纪。冠军国家自然形成的任期制,对世界有好处。无论是想保住冠军位置,还是想冲刺冠军,都为世界带来发展的活力和动力。冠军国家的更替,表示世界总体运动水平的提高。例如英国的出现给世界带来工业化的福音;美国走上冠军国家位置,给世界带来新的变化;在美国之后出现新的冠军国家,必定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局面。

“冠军国家”的三张脸谱

世界冠军国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殖民型

“殖民型”冠军国家,就是实行“殖民帝国主义”的国家,它们通过军事占领,进行直接统治,把弱国变成自己的殖民地,建立起殖民大帝国。早期崛起的几个大国,都属于“殖民型”冠军国家,包括葡萄牙、荷兰、英国。它们依据“发现即占领”的强盗逻辑,实施武力侵占,建立了庞大的殖民帝国。

1549年,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南北总长一万多公里,纵贯67个纬度,总面积为2500万平方公里。

17世纪的荷兰不仅是商业大国,而且是殖民强国。其殖民活动主要通过东、西两个印度公司来进行。东印度公司的殖民范围主要在亚洲,西印度公司的殖民范围在非洲和美洲。这两个公司在海外建立的殖民地面积比荷兰本土大60倍。

英国是在资本扩张时期以占领世界为目标的“殖民帝国”。大英帝国侵占的殖民地多达3000多万平方公里,比本土面积大100多倍,大约占全球陆地面积的1/4,人口近4亿,等于本国人口的9倍。英国在1815-1865年的50年间,以年均10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扩张和拓展自己的殖民地,建立了一个“日不落帝国”,也建立了一个服务于这个“日不落帝国”利益的国际贸易体系。殖民地一方面为英国提供了多种珍贵的原料,另一方面也为英国的制成品提供了海外销路。在英国逐渐形成了一个由海外殖民地、国际贸易、强大的海军组成的“良性三角”,英国成为殖民世界、贸易世界。英国用舰队护航和控制世界。英国的经济学家杰文斯1865年描述说:“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区;澳大利亚有我们的牧羊场;秘鲁送来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流向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我们的咖啡、甘蔗和香料种植园遍布东印度群岛。我们的棉花长期以来栽培在美国南部,现在已经扩展到地球每个温暖地区。”

霸权型

“霸权型”冠军国家,是不以占领和兼并土地为目标,而是通过主导和控制世界来实现霸权利益的国家。如果说“殖民型”冠军国家属于“野蛮的强盗”,那么“霸权型”冠军国家就属于“文明的强盗”,二者之间虽然有区别,但都是位于强盗的行列。“霸权型”冠军国家,美国是一个标本。

美国外交史专家孔华润在《剑桥美国对外关系史》中有写到:“自从1776年以来,美国人一直致力于建立自己的一套制度,以便适应自己不断变化的需要。不错,他们是在与欧洲人争夺世界权力。在世界权力的欲望甚至是腐败面前,他们像欧洲人一样不堪一击。这也是事实。菲律宾人、古巴人、中国人以及中美洲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美国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没有任何区别,这同样是事实。然而与其他大国不同的是,美国拥有一块大陆用于繁衍和开发;它不会因为人口过剩而渴望殖民地,也不会为原材料而渴望巨大的保护领地,同时也不用(像俄国那样)为建立重要的运输体系而渴望占领可以用作通往主要新建港口通道的广袤地区。”“美国并不想加入欧洲人和日本人寻求土地和殖民帝国的行列。美国官员只想得到零散的、面积相对小的土地,以作为必要的商业扩张的基地。在创造和衡量工业成就的时候,美国人也不愿意模仿欧洲人,不愿意沿用欧洲人或日本人的标准。……美国式联合体企业领导人,在创新和制度化建设方面远远领先于其海外竞争对手。它与政府的关系以及向政府官员提出的外交政策要求,也与这些对手有显著区别。”“据说,美国是20世纪的第一个民族国家。科学创新、合理化和全球化的工业流程、多国公司、以现代通讯为基础的集权化的政治权威、军事干涉主义、狂热的民族主义、极端的种族主义以及——意义深远的——革命,共同塑造了20世纪的发展进程。”这段话就描述了美国不以殖民手段建立霸权的特点。

美国无论是在战争与革命时代还是在和平与发展时代,都是一个以控制全球为目标的“霸权帝国”。美国霸权体现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领袖身份出现,拥有巨大政治资本,主导了国际机制的构筑和建设:建立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确立在国际政治中的主导地位;建立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确立以美元为核心的世界金融体系及美元在国际经济和金融中的领导地位;建立以关贸总协定为基础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实施遏制战略,提出杜鲁门主义、马歇尔计划,建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美国是联合国的倡导者、缔造者、最大资助者,也是最大受益者。美国一直通过推行制度霸权和权力霸权来实现国家利益。它曾把联合国称之为“多数的暴政”,并按照大国一致的原则,设计、建立、领导和控制了世界最重要的国际组织——联合国。美国在联合国初期的活动中,控制和支配着联合国中稳定的多数,通过这一表决机器,把自己的意志和愿望付诸行动。1946-195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800多项决议,美国的成功率是97%,与美国有关的任何重大安全问题均未遭受失败。美国还是许多地区性组织的支持者和组织者。所谓大国一致的原则,实质上是与美国保持一致的原则。美国在二战后的工业总产值占世界总量一半以上,向世界50个国家和地区派驻了军队。美国按照自己的方式主导国际秩序。美国与苏联进行了近半个世纪以争夺世界霸权为内容的冷战。在冷战结束后,美国最终确立了自己的霸权地位,并且奉行单边主义,连续多次发动战争,在全世界炫耀武力。

美国霸权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要用美国模式改造世界,要在全世界推广美国式样的民主,要对全世界进行美国化塑造,这是美国霸权在国际关系中最大的不民主,是美国霸权的专制和独裁。

引领型

“引领型”冠军国家,是不以征服为手段来建立文明的,不通过世界霸权和征服的方法来实现自己国家利益的冠军国家。中国现在还不是一个冠军国家,但是中国这个未来的冠军国家注定是一个“引领型”冠军国家。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布鲁克斯·亚当斯认为,伟大的文明都是用征服的方法建立的,鼓吹世界文明的中心非美国莫属,美国应该抓住机遇向海外扩张,特别是向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扩张,实现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优势。这实际上是一种“扩张有理论”、“征服有理论”、“霸权有理论”。首先,西方的资本主义文明是通过征服的方法建立的,这并不能够证明一切伟大的文明都是用征服的方法建立的。中华文明就没有通过征服的手段建立。其次,如果说伟大的文明都是用征服的方法建立的,那么征服的方法也就成为与文明共存亡的东西了,没有征服就没有文明,不要征服就是不要文明,征服也就成为了文明的一部分。这很显然是一种强盗逻辑。再次,过去的一些伟大的文明是通过征服的方法建立的,并不等于今后的伟大文明也都要通过征服来建立。

未来的文明,是不用征服的方法建立的文明。中国就是要创造一种不用征服的方法建立的文明,就是要建立一种非征服性的文明。只要人类的文明还需要通过征服来建立,那么这种文明就是与野蛮为伴的文明,就不是真正高级的文明。用非征服性的方法创造一种非征服性的文明,这是中国的责任,是世界文明发展的历程和世界爱好和平、发展、自由和文明的人们对中国的要求,是中国对于世界文明所要做的一个贡献。也只有中国的文明传统和文明底蕴才能够担负起这样的一个为世界文明升级换代的历史重任。

在美国之前(包括美国在内)的冠军国家,它们无一例外都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属于领先世界发展潮头和综合国力第一的冠军国家,另一方面又是以占领和征服的手段统治或者控制别人、称霸世界、压制持不同政见者的霸权国家。而中国要追求的世界第一国家,中国要争做的冠军国家,是一种在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完全新型的冠军国家。

布热津斯基指出:“从长远看,全球政治注定会变得与一国独掌霸权力量的状况越来越不相协调。因此,美国不仅是第一和唯一的真正全球性超级大国,而且很可能也是最后一个。”从人类社会、人类世界发展的趋势来看,美国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霸权国家,今后的世界不可能再出现一个新的霸权国家。但是美国不是最后一个冠军国家。在一轮又一轮的国家发展进步的竞赛中,总是会有新的领跑世界的冠军国家出现,既不可能没有冠军,也不可能由一个国家永远垄断冠军的王牌。所以,霸权国家的终结,不等于冠军国家的终结。中国不做霸权国家不等于不做冠军国家。从世界角度来看,殖民型冠军国家早已终结,霸权型冠军国家也必将终结,而第三种类型的冠军国家,就是中国式的引领型的冠军国家,是新型的冠军国家,它的根本性质不是争霸世界和称霸世界,而是争先世界和领先世界。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