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

来源: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第三章 中国时代:引领风潮的先锋境界

每一个冠军国家的出现,都将开辟一个时代。开辟中国时代,是中国的历史责任,是中国崛起和复兴的成功标志,也是历史进步的必然趋势。

中国时代,在本质上,是世界的“黄福时代”。孙中山在批判西方所谓“黄祸论”时指出,未来的中国时代,不是一个“黄祸”时代,而是一个“黄惠”时代、“黄利”时代、“黄福”时代。中国时代,不是中国威胁世界的时代,而是中国造福世界的时代。

一、中国时代:“中国领袖地位”确立世界的时代

中国时代的第一个标志,就是确立在世界的领袖地位,发挥对国际社会的引领作用。

2009年7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全球智库峰会”上,时代周报记者就一系列热点问题与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普罗迪展开对话。记者提问:“世界格局是否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处于什么地位?”普罗迪回答:“奥运会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微笑的中国’,对国际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不久前,中国国家领导人又出席了G20峰会,中国的政治影响力是空前的,没有中国,G20根本开不成,这显示了中国正一步一步地迈向世界领导者的行列。”

普罗迪关于“中国正一步一步地迈向世界领导者的行列”的说法,在国际社会已经是一种有目共睹的事实。中国长期被排斥在世界领导者的行列之外,而现在正一步步迈向这个行列,中国应该进入这个行列,中国必须进入这个行列,中国也必然会进入这个行列。

中国没有“原罪”

迄今为止,所有在近代历史上崛起的大国,都有不良记录,都有犯罪前科。它们曾经进行过侵略、殖民、掠夺,双手沾满鲜血。而中国崛起,则是文明崛起,是“干净”崛起。中国没有“发现”“新”世界,没有攫取殖民地,没有贩运奴隶,没有卖鸦片,没有侵略他国。中国是世界大国中唯一没有原罪的国家,出身纯正,历史清白,道德高尚。这是中国担当领导大任的重要道德条件。

西方大国崛起的历史,就是一部犯下原罪的历史。西方大国的原罪,是通过制造了一个落后的非洲,来创造了一个发达的欧洲。大西洋奴隶贸易的发展过程及其后果,充分展示了西方原罪的严重。早在“地理大发现”时期,非洲就开始成为欧洲资本“原始积累”的源泉,变成“商业性猎获黑人的场所”。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奠定了贩卖黑奴的基础”。根据估计,17世纪初,非洲平均每年输出奴隶一万多人。大西洋奴隶贸易在非洲猖獗长达四个世纪。17世纪-18世纪是非洲奴隶贸易最猖獗阶段,期间在大西洋两岸从事贩卖奴隶活动的,除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以外,还有英国人、荷兰人和法国人等。1713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后,根据《乌得勒支条约》,英国就从西班牙获得在西属殖民地贩卖非洲奴隶的特权,为期30年。因为美洲的种植园经济发展迅速,需要更多的奴隶劳动力,贩奴船只急剧增加。以英国为例,1709年利物浦只有一艘贩奴船,1730年增加到15艘,1771年增加到105艘,1792年达到132艘。马克思指出,“利物浦是靠奴隶贸易发展起来的”。1709-1787年,英国对外贸易的商船吨位增加了14倍,其中增加最多的就是贩奴船。欧洲其他国家也从非洲奴隶贸易中获得巨大收益。法国的南特、波尔多,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美国的纽约、波士顿、费城等城市,都是不同程度地依靠奴隶贸易得到发展的商埠。18世纪时,“三角贸易”达到极盛。三角贸易由三个航程组成:一是欧洲人先从本国港口乘船出发到非洲西部海岸,以廉价的产品(烈性酒、棉织品、装饰物、军火)换取或者劫掠奴隶,然后将成群的奴隶赶上货船,运输到美洲殖民地交换矿产和农产品,最后把美洲原料、产品运回欧洲,在各国市场出售。三角贸易使奴隶贩子每出航一次,可以得到100%-300%的利润。一个黑人从非洲离开海岸的时候,价格为50美元,到美洲出卖的时候为400美元。非洲历史学家将近代非洲奴隶贸易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一是15世纪中叶-17世纪中叶,是大西洋奴隶贸易兴起的阶段,其范围集中在大西洋东西两岸。二是17世纪中叶-18世纪下半叶,是非洲奴隶贸易最猖獗阶段。三是从18世纪下半叶-19世纪下半叶,奴隶贸易(特别是大西洋奴隶贸易)逐步衰落。《15-19世纪非洲的奴隶贸易》一书谈到,16世纪-19世纪,非洲输出奴隶的总数应该在1500万-3000万人,如果加上运输途中死亡人数,总共为2.1亿人。美国黑人运动领袖杜波依斯认为,16世纪-19世纪,由非洲输往美洲的奴隶至少有1000万人,如果加上沿途死亡人数,大约为6000万人。美国史学家柯廷教授根据档案资料做了新的估计,认为15世纪中叶到19世纪,从非洲输出的奴隶有1100多万人(不包括捕捉和贩运时死亡人数)。奴隶贸易导致了非洲的社会灾难,使非洲社会全面衰退。西方国家应该建立对非洲的“赎罪基金”。

西班牙犯下了宗教迫害的原罪。例如1526年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下令,每支船队必须携带传教士同行,否则不得离开港口。1532年查理五世请求教皇派200名传教士前往拉丁美洲。根据著名传教士拉斯·卡萨斯的记载,西班牙征服者每征服一个地方,就宣布一道命令,用最残酷的死刑和武力胁迫当地居民皈依基督教,并且接受西班牙国王的统治。拒不服从者,立刻处死。安的列斯岛原来有300万印第安人,1514年减少到14000人,最后只剩下200人。

马克思说:“荷兰人为了霸占马六甲,曾经向葡萄牙的总督行贿。1641年总督允许他们进城。他们为了‘节省’支付21875镑贿款,立即到总督住宅把他杀了。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变得一片荒芜,人烟稀少。爪哇的班纽万吉省在1750年有8万多居民,而到1811年只有8000人了。这就是温和的商业!”

被人们称为“强盗中的强盗”的日本,有野蛮屠杀人类的原罪。日本的残忍,在西方国家中也是出了名的。1894年11月,日军攻占大连、旅顺,到处烧杀掳掠。在旅顺大屠杀中有两万中国人遇难,只留下收尸队36人免遭杀害。欧洲和美国的报刊报道了日本军队的暴行,《纽约世界报》谴责说:“日本是披着文明的皮而带有野蛮筋骨的怪兽。”在日本侵华战争的15年间,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其中死亡2000万人。直接财产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日本在太平洋战争期间,菲律宾人民战死和被屠杀者达111多万人,越南人民仅仅1944-1945年一年就被饿死200万人。印度尼西亚被抓走的劳工死亡大约有200万人。在马来西亚被日军屠杀者超过10万人。在泰国和缅甸,仅仅强制修筑泰缅铁路(被称为死亡铁路)的暴行一项,就死亡战俘1.2万人,死亡劳工大约25万人。

美国是一个原罪累累的国家。1620年9月16日,102名英国清教徒登上“五月花”号,经过66天航行到达北美大陆,第二年剩下50人。但是在1621年大丰收,就举行庆典感谢上帝恩赐。1863年,林肯总统宣布在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为“感恩节”,是国家假日,有4天长假。“感恩节”是美国最具特色的节日,在美国人心目中,某种程度上“感恩节”比圣诞节更重要。要讲感恩,印第安人是登陆美洲大陆的白人的最大恩人,但是白人恩将仇报。在1703年,殖民者在立法会议上决定,每剥一张印第安人头盖皮和捕获一个红种人,都给奖金40镑,1720年提高到100镑。1744年,12岁以上印第安人男子的头盖皮值100镑新币,一个男俘虏值105镑,一个妇女或儿童值50镑,妇女或儿童的头盖皮值50镑。在北美大陆,由于白种人的迫害,印第安人的苦难延续了4个世纪之久,这个民族在16世纪初有近300万人,到1860年有34万人,1890年有27万人,1910年有22万人。在20世纪初,虽然印第安人获得了美国公民资格,但是没有得到相关的权利,虽然他们依法交纳税款,还要应征服役,却依然被圈居在贫瘠的保留地。所以,美国更应该有“赎罪节”。

中国,作为一个没有原罪的国家,是最有资格担任世界领袖的国家。

责任编辑:代影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