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中国梦与中国道路》

来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30多年来,我们基本上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型,形成了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发展活力的社会。99%以上的商品供求和价格由市场调节,形成了商品、资金、技术、房地产、外汇等市场体系;我们也将一大二公的所有制结构改革和调整为不同所有制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格局;今天在个体、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公司、外资企业等领域中就业的劳动力达到了75%以上;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虽然还有一些新的问题出现,但是总体上调整了财政税收体制,形成了既有中央集中调控,又有地方发展活力的局面,各省地之间的经济竞相发展,成了中国经济调整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在对外关系上,我们从一个封闭的社会中走了出来,转向了向世界开放的,正在大踏步迈向现代化的国家。我们从内向的进口替代式的发展战略,转向了出口导向和出口替代的发展战略;从允许外商投资,到建立特区,到沿海沿边内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从引进来,到走出去;从单边合作,到多边合作、共同发展的经济区域合作;从管制汇率,到形成有管理的汇率市场。这30多年,我们通过引进外资,引进技术,学习国外先进的企业制度和管理,出口国内剩余劳动力创造产品获得收入等,在对外开放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今天,中国在世界经济、政治等各方面的地位,与1978年时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香港和澳门已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大陆与台湾的经济、文化关系发展势头良好。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后,虽然经历了两次金融风暴的冲击,但是,与内地经济的融合,使其经济发展不仅没有受到限制,而且更加具有活力。大陆和台湾两岸通商、通旅,开展文化和亲情交流,形成了更紧密的经济、文化和民族合作及来往。我们同属中华民族,都是一家人,越来越成为两岸各界和人民的共识。

30多年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的10年中,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关注公共服务和民生,力争建立起一个具有现代保障和福利体系的社会。我们的财政从过去纯吃饭建设型的支出,通过多年来调整支出结构,逐步向教育、医疗卫生、农业、社会保障、生态环境、城市交通等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领域倾斜;我们建立了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居民的低保体系,基本消除了城镇零就业家庭;我们免除了农民的农业税和农林特产税,并给农民在种粮、购买农机具和购买良种方面给予补贴;我们在农村建立了新型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并在试点农村养老保障制度的建立;我们在城市对学龄前儿童、上学学生、无单位人员等,也建立了医疗保险体系,并且正在探索其养老等保障体系的建设,力争做到社会保障的全覆盖;我们对革命老区,对少数民族和边远地区,以及其他欠发达地区,加大了转移支付的力度,并且用特殊的政策,促进这些地区快速发展;我们还在城市努力控制房价,并建立保障住房体系,以解决中低收入居民的安居问题。虽然我们的社会保障和福利体系还很薄弱,覆盖面还不尽如人意,还达不到城乡人民的要求,但是,党和政府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问题开始得到解决,局面正在改善,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富有创业激情和工作活力,民众分享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的现代国家,这个方向是坚定不移的。

我们的这些成就,无论是与世界上的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还是与自己的过去相比,都是显而易见的。虽然,由于我们人口众多的国情,又出现了新的情况,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需要我们正视,需要我们认真地加以解决,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些新的问题,以局部而论全局,以新出现的问题而不见过去艰苦的努力,从而去否定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前仆后继的奋斗,看不见实实在在发生了的朝着现代化的巨大变化。看待过去,要客观和公正。


 

责任编辑:朱子艳
主题教育

860010-16040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