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周恩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报告,二十八日通过)

收听本文 00:00/00:00

    同志们!

    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路线取得了伟大胜利,国内外大好形势下召开的。

    我代表中央委员会向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作报告。主要内容是:关于九大路线,关于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的胜利,关于形势和任务。

    关于九大路线

    党的九大是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的时刻举行的。

    九大根据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总结了历史经验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鲜经验,批判了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再次肯定了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同志们记得,毛主席在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九大开幕的时候,发出了“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的伟大号召。在同年四月二十八日九届一中全会上,毛主席又一次明确指出:“团结起来,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就要保证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团结全国广大人民群众,去争取胜利。”毛主席并且预言:“过若干年,也许又要进行革命。”毛主席的讲话和大会通过的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为我们党规定了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大家知道:九大政治报告是毛主席亲自主持起草的。九大以前,林彪伙同陈伯达起草了一个政治报告。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认为九大以后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这是刘少奇、陈伯达塞进八大决议中的国内主要矛盾不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一修正主义谬论在新形势下的翻版。林彪、陈伯达的这个政治报告,理所当然地被中央否定了。对毛主席主持起草的政治报告,林彪暗地支持陈伯达公开反对,被挫败以后,才勉强地接受了中央的政治路线,在大会上读了中央的政治报告。但是,九大期间和大会以后,林彪不顾毛主席、党中央对他的教育、抵制和挽救,继续进行阴谋破坏,一直发展到一九七○年八月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发动反革命政变未遂,一九七一年三月制定《“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九月八日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另立中央。阴谋失败后,九月十三日私乘飞机,投奔苏修,叛党叛国,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

    粉碎林彪反党集团是我们党在九大以后取得的最大的胜利,是对国内外敌人沉重的打击。九·一三事件以后,全党、全军、全国亿万各族人民进行了认真讨论,对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及其死党,表示了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表示坚决拥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批林整风运动。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开展对林彪一类骗子的革命大批判,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清算了他们的反革命罪行,提高了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事实证明,林彪反党集团不过是一小撮,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极为孤立,无碍大局。林彪反党集团,不但没有也不可能挡住中国人民的革命洪流奔腾前进,反而进一步激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在批林整风运动的推动下,九大路线更加深入人心。党的九大路线和各项无产阶级政策得到更好的落实。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斗、批、改取得了新的成果。被林彪破坏了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的作风,谦虚谨慎、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得到发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立了新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加强战备、参加人民的革命和建设方面作出了新贡献。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各族人民的革命大团结,更加坚强。我们的党,经过吐故纳新,现在已经是由二千八百万党员组成的更加朝气蓬勃的无产阶级先锋队。

    在批林整风运动的推动下,我国人民战胜了林彪反党集团的破坏,克服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夺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胜利。我国的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财政贸易情况良好。我们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市场繁荣。文化教育卫生科学技术事业,也有许多新成就。

    在国际方面,我们党和我国政府,坚决地贯彻执行了九大制定的对外政策。我们同各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同各国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组织之间的革命友谊,同友好国家的合作关系进一步加强。我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同越来越多的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得到恢复。孤立中国的政策宣告破产,中美关系有所改进。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我国人民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更加广泛,我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援,推动着世界形势继续朝着有利于各国人民的方向发展。

    九大以来的革命实践,主要是同林彪反党集团的斗争实践证明:九大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都是正确的。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是正确的。

    关于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的胜利

    关于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的斗争经过,林彪反党集团的罪行,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都已经知道。因此,在这里就不需要多讲。

    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党内斗争是社会上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刘少奇叛徒集团垮台,林彪反党集团跳了出来,继续同无产阶级较量,正是国内国际激烈的阶级斗争的尖锐表现。

    早在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三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处于高潮时刻,苏修叛徒集团的头子勃列日涅夫在高尔基州的一个群众大会上,就疯狂地反对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公开宣布他们站在刘少奇叛徒集团一边,说什么刘少奇叛徒集团的垮台,“对中国一切真正的共产党人来说是一个大悲剧。因此,我们对他们深表同情。”勃列日涅夫并且公开宣布继续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方针,说什么要“争取使它回到国际主义的道路上来。”(一九六七年一月十四日《真理报》)一九六七年三月,苏修另一个头目在莫斯科的群众大会上,更露骨地说什么“代表中国真正利益的健康力量迟早还会说出自己决定性的话”,“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在自己伟大的国家获得胜利。”(一九六七年三月四日、三月十日《真理报》)他们所说的“健康力量”就是代表社会帝国主义和一切剥削阶级利益的腐朽力量,他们所说的“决定性的话”就是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他们所说的“思想胜利”就是假马克思列宁主义、真修正主义在中国上台,他们所说的“国际主义道路”就是变中国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殖民地的道路。勃列日涅叛徒集团迫不及待地说出了反动派的共同愿望,也说出了林彪反党集团的极右实质。 

    林彪及其一小撮死党是一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反革命阴谋集团。他们推行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实质,他们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罪恶目的,就是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彻底背叛九大路线,从根本上改变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政策,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变为修正主义的法西斯党,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在国内,他们要把毛主席领导下我党我军和我国人民亲手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再扶植起来,实行封建买办法西斯专政。在国际,他们要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联合帝、修、反,反华反共反革命。

    林彪这个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在我们党内不是经营了十几年,而是几十年,他有一个发展过程和暴露过程,我们对他也有一个认识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过:“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毛主席把“为中国和世界的大多数人谋利益”作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主要条件之一,并且写进了我们的党章。立党为公,还是立党为私?这是无产阶级政党和资产阶级政党的分水岭,是真共产党员和假共产党员的试金石。林彪是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初期参加共产党的。那时他就对中国革命前途悲观失望。正在古田会议以后,毛主席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给林彪的长信,对他进行了严肃的耐心的教育。事实证明,他的资产阶级唯心论的世界观根本没有改造。在革命的重要关头,他总是犯右倾错误,又总是耍两面派,用假象欺骗党,欺骗人民。但是,随着中国革命的继续发展,特别是当中国革命的性质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并且逐步深入,要彻底推翻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时候,林彪这一类只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地位越高,野心越大,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过低估计人民的力量,就再也隐藏不住,就要跳出来,同无产阶级较量了。当他适应国内外阶级敌人的需要,跟着苏修的指挥棒,妄图“说出自己决定性的话”的时候,也就宣告了他的总暴露,总破产。

    恩格斯说得好:“无产阶级的发展,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在内部斗争中实现的”。“谁要是象马克思和我那样,一生中对冒牌社会主义者所作的斗争比对其他任何人所作的斗争都多(因为我们把资产阶级只当作一个阶级来看待,几乎从来没有去和资产者个人交锋),那他对爆发不可避免的斗争也就不会感到十分烦恼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三十五卷380页)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5日 15:11 来源:新华网 编辑:曹征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