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在民主运动中走向成熟

罗广斌走向社会,第一个要找的不是别人,正是远在昆明西南联大的马识途。虽然此前马识途并没告诉罗广斌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但罗广斌凭直觉认为,这个同样出自大户人家的同乡,就是自己首先要找的人。

在那个黑暗而迷茫的年代,是中国共产党让无数倾向进步的青年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马识途当时是西南联大的学运负责人,在他的帮助下,罗广斌考入了西南联大,一边学习一边参加地下党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的活动,开始系统地接受党的教育。

抗战时期,北京、上海、南京一些著名大学内迁西南,在昆明办起了西南联大,昆明一时成为全国学术、民主精英的荟萃之地,这种氛围使罗广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洗礼、革命思想的熏陶和实际斗争的锻炼,罗广斌开始走向成熟。

1945年12月,昆明爆发了爱国学生要求民主和平、反对内战、抗议反动军警暴行的“一二·一”学生运动。罗广斌以极大的政治热情和突出的组织能力被推选为学生罢课委员会主席,亲身参加了这场民主斗争,也亲眼目睹了反动派的血腥暴行。他义愤填膺地写下了“血,是恨的种子!”这样的诗句。

血的教训,使年仅21岁的罗广斌从一个要求个性解放的青年转变成为一个自觉革命的青年。

但与此同时,由于过多地抛头露面,罗广斌暴露了。特务开始对他实行监视和跟踪。马识途对他不注意自我掩护进行了批评,要求他立即转移。罗广斌随后到了云南建水县健民中学教书以作掩护。 1947年,根据党组织的安排,罗广斌考入重庆的一所地方高校,继续从事学生运动。

经过地下党几年的教育培养和实际斗争的锻炼,1948年3月1日,由江竹筠、刘国志介绍,罗广斌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4月,重庆地下党机关报《挺进报》被国民党特务破坏,地下党中也出现了叛徒。党组织立即要求与《挺进报》有关的人员马上转移,罗广斌也在其中,按要求应立即转移到秀山。 而正在这个时候,经党组织同意,与罗广斌分开近八年的恋人牟爱莲即将来到重庆。是等她来了一起走,还是立即就走?如果自己留下来等她,出了问题,组织受到影响怎么办?如果不等,立即就走,她来了又会怎么想?什么时候才能见面?罗广斌陷入了难以抉择的痛苦之中。

这时,他想起了入党时江竹筠、刘国志与他的谈话。江竹筠在入党谈话时对罗广斌说:“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一旦选择加入中国共产党,就要做好随时随地为党、为社会大众牺牲一切的准备,无论遇到任何情况,对党都要绝对忠诚,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刘国志告诉罗广斌:“我们都有背叛封建家庭的相同经历,当我们选择干革命的时候,就要懂得革命的前提条件就是对党的忠诚,假如做不到这一点,可以不做选择,一旦选择,就不能背叛。” 此时的罗广斌已经成为一个有信念的革命者,人生追求已经超越了个人情感的局限,所以,罗广斌还是选择了立即转移,去了秀山县,而没有选择与自己心上人难得的见面机会,可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罗广斌为了自己的信仰,最终牺牲了这段美好的感情。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9日 16:40 来源:商务印书馆 编辑:朱子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