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明善恶,秉童真,忆铁窗身世悲

在白公馆,小萝卜头每次从黄显声将军的牢房学习后出来,总喜欢坐在监狱底楼的栏杆上仰望天空呆呆地遐想。他想看破高墙铁网,他想出去看看。他想知道黄伯伯讲的老师、学校在哪里。他想看看黄伯伯说的城镇、街道是什么样子。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有整个监狱外的世界,他都渴望去了解去感受。

早在息烽监狱,小萝卜头更小的时候,一次,一个女特务走过来想拿小萝卜头开开心。女特务说:“小萝卜头,你叫我阿姨,我就给你吃块糖,这糖很好吃,是甜的!”小萝卜头看见女特务手里的糖,伸出手要去拿,女特务把手举高说:“先叫阿姨,后吃糖!”小萝卜头极不情愿地、慢慢地收回手,不停地往肚里咽口水,吞吞吐吐地说:“你不叫阿姨,你叫看守,是特务!”女特务瞪着眼睛说:“看守也该叫阿姨的呀!快叫,叫了给你吃糖!”小萝卜头的眼睛死死地看着那些糖,嘴里却仍然坚持说:“不,你不叫阿姨,你真的叫看守,叫特务!”女特务气急败坏,要去打小萝卜头,小萝卜头拔腿就跑回牢房。                   

晚上,小萝卜头久久不能入睡,他不停地问,什么是糖,糖是什么味道。他抱住妈妈问:“妈妈,妈妈,你怎么没给我吃过糖啊?我们有没有糖啊?”妈妈不知所措,无可奈何 地指着一旁的盐罐子说:“孩子,这就是糖,我们的糖就在里面,就是平时你吃过的味道呀!” 

小萝卜头就是这样悲惨地在牢狱中度过他的童年的。

小萝卜头从小生活在铁窗黑牢里,据说,他只有一次见过监狱外的世界。那是他的母亲徐林侠身患重病,狱方不得不用轿子抬她到磁器口附近的一家医院去治疗,沿途为了照顾方便,特务让小萝卜头跟着一块出去。     

当轿子抬出白公馆大门后,小萝卜头欢天喜地,连蹦带跳,他拼命地、认真地看眼前所出现的一切。房子、大树、汽车、公路、商店、土地庙……外面的世界真可爱,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外面的世界,无论见过的没见过的,对小萝卜头来说,都是太新鲜、太好看了! 

 突然,小萝卜头看见一群跟他一样大的小孩,围着一棵大树跑来跑去的,他就情不自禁地向他们走了过去。还没走几步,一只大手便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拽回,只听见特务说:“不要乱走,过来一起走。”他的脖子被卡住,但是他的眼睛 还是死死地看着那些围着大树在乱跑的孩子。他真羡慕他们可以随便跑来跑去……      

当轿子路过磁器口大街的时候,有家人正在办丧事,一口漆黑的大棺材停放在路边。小萝卜头咋咋呼呼地问:“妈妈,妈妈,那个黑糊糊的大家伙是干什么的呀?”母亲抬起头来一看,难过地对他说:“孩子,那是棺材,人一进去就彻底自由了!”自由,自由啦!小萝卜头记住了这句话。回到白公馆,第二天他背着书包去上课的途中,在刘国志的牢房门口悄悄地说:“刘叔叔,妈妈说的,只要进了棺材就可以自由了,你想想办法去找找。”他又兴奋地对许晓轩说:“许伯伯,找到棺材我们一起进去,这样我们就可以彻底自由啦!”白公馆的每一个难友听到小萝卜头这样嚷嚷,他们的心都在滴血,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向这个孩子解释棺材的真正含义。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9日 16:40 来源:商务印书馆 编辑:朱子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