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树枝笔,勤奋学,奖红蓝铅笔

小萝卜头从小过着苦日子。我们曾经说过,他没受过酷刑折磨,但实际上,从婴儿时期起的暗无天日的监禁生活,对他而言,就是最惨无人道的残酷刑罚。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小萝卜头比正常环境下长大的同龄儿童要聪明早熟得多。因此,小萝卜头还不到五岁的时候,当时还在贵州息烽监狱,他的父母就觉得应该让他有机会上学读书了,便向狱方提出了这个要求,可是遭到了狱方的拒绝。于是,小萝卜头的父亲宋绮云联合难友向狱方开展斗争,抗议狱方虐待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最后,狱方迫于难友们的压力,同意让小萝卜头学习,但规定不能外出学习,只能在狱中由难友来当老师。

小萝卜头要上学了,这在监狱里是一件很大的喜事,每个难友都为孩子准备了学习用具。父亲捡回一根树枝在地上不停地磨,把一头儿磨尖了作为笔送给小萝卜头;母亲撕下棉衣里的一块棉花用火烧焦后兑上水作为墨汁;牢房里的叔叔、阿姨省出一张张草纸,给小萝卜头做了几个练习本。小萝卜头就是带着这些学习工具到老师那里学习文化的。小萝卜头学习非常认真刻苦努力,他从老师们那里知道了监狱外边还有一个世界,知道了许多他从未见过、听过的东西。 小萝卜头最早的老师是罗世文和车耀先。1946年7月,息烽监狱撤销,小萝卜头随父母等“重要案犯”移押到重庆渣滓洞。8月,罗世文、车耀先同时遇难,此后,黄显声将军——小萝卜头称呼他为黄伯伯——就一直担负着教小萝卜头读书学习的责任。

1947年1月,小萝卜头他们又被移押回白公馆。他在这里继续着学习生活,直到1949年2月。

黄伯伯除了教小萝卜头学习语文、算术,还增加了地理、俄文等课程。有一次在听讲的时候,小萝卜头死死地盯住黄伯伯的手,两眼呆呆的。黄伯伯几次提醒小萝卜头要精力集中,注意听课,可是小萝卜头仍然盯着黄伯伯的手发呆。黄伯伯问:“你在看什么?”小萝卜头慢慢地把黄伯伯的手举起来,好奇地问:“黄伯伯,你手里的这支笔为什么一写就可以画出颜色和写出字来呢?为什么我的笔又大又粗,要蘸一下才能写一下呢?你是大人,我是小孩,你用这支大的,我用你手里的小的,我们两个换着用,好不好?”黄伯伯笑了一笑,解释说:“我告诉你吧,我手里的笔,叫作红蓝铅笔,它里面有铅芯,而且是一头一种颜色,所以就可以直接写出字和画出两种颜色;而你手里的笔是用树枝做的,只是把一头磨尖了,里面没有铅芯,所以需要在墨碗里蘸一下才能够写一笔。” 听了黄伯伯的话,小萝卜头反复地看自己手中的这支树枝笔,不停地摇头。他忍不住用渴望的目光又死死地盯住黄伯伯手里的红蓝铅笔。 看见小萝卜头这个样子,黄伯伯笑着说:“你非常喜欢这支笔?你想要我手里的这支笔?是吧?那没问题!但有个条件,只要你能用俄语同我说上几句话,我就可以把它奖励给你!”听见黄伯伯这样的话,小萝卜头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

为了能得到这支梦寐以求的红蓝铅笔,小萝卜头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躺在床上背俄文单词;早上天不亮起床,趴在铁窗下刻苦地学习。当他终于能够用简单的俄语同黄伯伯说几句话的时候,黄伯伯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把那支红蓝铅笔奖励给了小萝卜头。

得到这支红蓝铅笔后,小萝卜头欢天喜地,跑回牢房,抱着爸爸、妈妈兴奋地说:“你们看,你们看!这才是真正的笔呢!”小萝卜头拿着这支笔是那样的幸福,他用纸把笔包起来,放在自己的内衣兜里藏起来,他再也舍不得用这支笔,他盼望着有一天出狱后,在黄伯伯说的教室里,在课桌前和同学们一起学习的时候再用这支笔。

1949年9月6日,年仅八岁半的小萝卜头与他的父母和杨虎城将军等一起被秘密杀害了。据说,解放后,当人们从地下挖出他的遗骸时,发现他的两只小手在胸前死死地握着,当把他那已经开始腐烂的小手轻轻打开的时候,里面攥着的正是那支短短的红蓝铅笔!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9日 16:40 来源:商务印书馆 编辑:朱子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