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撒扑克神秘女,说往事不了情

我们先从十多年前的一件事说起。大约是1996年的一天,在白公馆监狱旧址,一位中年妇女来到曾关押过小萝卜头的牢房门前,她手里拎着一个旅行袋,久久不肯离去。出于维护参观秩序的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数次上前招呼她,请她看完展览就离开,不要长时间逗留,可是她却始终不加理会,并且不说一句话。

后来,当参观的人流量稍稍小一些的时候,她将手中的旅行袋放在地下,从旅行袋里拿出了一副一副的扑克牌,又一副一副打开,然后一张一张地抽出扑克牌来,再一张一张地丢进了牢房。这位女同志的举动和她当时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神秘!这个神秘的女人究竟是谁呢?她为什么要做出如此神秘的举动呢? 在场的其他观众对她的举动大惑不解,我们的工作人员更是迷茫万分,只是呆呆地望着她,不知如何是好。神秘女人对周围人的反应全然不顾,丢啊,丢啊,最后整整丢完了100副扑克牌。丢完了以后,她站起来对还在发呆的工作人员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李碧涛。

她就是李碧涛?小萝卜头在狱中唯一的小伙伴!

之前,我们从资料中了解到,小萝卜头在狱中有一个小伙伴叫李碧涛,后来被释放出狱。我们曾多方打听她的下落,却始终没有联络上,没想到,她竟然以这样神秘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 李碧涛的出现,让我们得以了解一些过去不曾知道的关于小萝卜头的狱中故事,这些故事对于李碧涛来说,真是一段永世难忘的经历。

1947年10月10日,12岁的李碧涛被关进了白公馆。前两天,10月8日,她的父亲李荫枫和母亲葛雅波被捕关押进了白公馆,现在她又被特务当作人质骗进白公馆,随母亲住在女牢房里。 她进监狱时已是晚上,第一印象就是牢房里弥漫着屎尿、血腥、潮湿混合起来的臭味,熏得人透不过气来;昏暗的灯光下,另有三张床上躺着人,都没吭声,只听到床板吱吱作响。

第二天早上,伴着蜘蛛和一些不知名小虫子,在被子的酸臭味中迷迷糊糊醒来,回想起这两天莫名其妙的恐怖经历,又不知这是身在什么鬼地方,李碧涛不由得泪流满面。这时候,只见一个皮肤苍白、个头不高、身材瘦弱却顶着一个与身体很不协调的大脑袋的小男孩出现在面前。小男孩拉着李碧涛的手,以一个“老政治犯”的口吻对她说:“姐姐,你不要怕,不要哭,在这个地方要勇敢、坚强!”李碧涛一下怔住了,她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孩子竟能说出这样一句大道理。

这个小男孩就是小萝卜头,推算年龄,那会儿他才六岁半多一点儿,还不到七岁。两个小伙伴就这样相识了。当然,小萝卜头这个名字是后来听其他难友喊才知道的,当时,李碧涛听小萝卜头的妈妈叫的是“森森”,也就跟着叫小萝卜头为“森森”。

小萝卜头虽然年龄小许多,很多时候却像李碧涛的大哥哥。有一次,李碧涛受到特务责骂,难过得哭起来。为了安慰她,小萝卜头又想法子逗李碧涛开心:“姐姐,我们来玩玩具!”李碧涛苦笑说:“这个鬼地方能有什么好玩的玩具?”话未说完,只见小萝卜头“扑通”一声趴到地下,从铺满稻草的铺下抽出了几十张牛皮纸。小萝卜头说:“姐姐,这叫扑克牌,是这里的叔叔阿姨专门给我发明的,我先教你认,再教你玩,喏,记着哈,这是鬼,这个叫老开……”李碧涛一看,顿时哭笑不得:“你这哪是什么扑克牌呀,就是些牛皮纸嘛,而且画都没有画得像!”话音刚落,只见小萝卜头站起身来十分生气地说:“姐姐,你不要乱说,这是叔叔阿姨给我做的,你不相信可以去问……”李碧涛看着小萝卜头的认真劲儿,意识到小萝卜头从未有机会见过真正的扑克牌,不由得心里发酸,不忍心再说下去,强作笑脸陪小萝卜头玩起那副“扑克牌”来。就这样,两个处境相同的孩子成了彼此最好的玩伴。

几十年后,李碧涛都还清楚地记得,那几十张牛皮纸做的“扑克牌”,曾经是两个小伙伴在狱中打发时光的唯一玩具。但有一天,李碧涛一个人在玩这扑克牌的时候,被特务看守发现了,以她违反监规为由将扑克牌没收,并当面撕碎了。小萝卜头在狱中唯一的小玩具被毁了,李碧涛非常难过,觉得很对不起小萝卜头,心里发愿,今后若有机会,一定要赔给小萝卜头一副真正的、崭新漂亮的扑克牌。

1948年1月10日,李碧涛怀着歉疚的心情随母亲被营救获释出狱。虽然与小萝卜头的相识相伴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虽然恨不得尽快离开 白公馆这个鬼地方,多待一秒钟都不要,但当李碧涛与小萝卜头告别时,心中竟是那样的不舍。  

约两年后,重庆解放时,解放军刚一进城,已是少女初长成的李碧涛就大着胆子,急不可待地步行十几公里,从城里跑到沙坪坝打听小萝卜头的消息,得到的却是惊天的噩耗。解放不久,李碧涛便随父母移居北京,多少年来,她一直没忘记自己对小萝卜头许下的心愿:有机会,一定要多带些扑克牌回到白公馆,再和小萝卜头痛痛快快地玩个够……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9日 16:40 来源:商务印书馆 编辑:朱子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