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信仰的力量——红岩英烈纪实》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她策反看守,建立起狱里狱外党组织的联系

1948年11月18日,是江姐的丈夫彭咏梧同志牺牲一周年的忌日。这一天,渣滓洞的难友们自发地停止了唱歌和锻炼,静静地表示对老彭的纪念,他们还十分担心江姐会忧伤过度而倒下,女牢房还专门安排同志寸步不离她的左右以防发生意外。

但这一次,江姐让自己的同志也感到出乎意料。

她早早就起了床,扎了朵小白花,默默地戴在头上。放风的时候,她第一个走了出去,主动地和难友打招呼,主动地向大家说:“我们要加强学习,锻炼身体,迎接重庆的解放!”语气是那样坦然而自信。

也就是在这一天,江姐向狱中党组织提出建议:不论是毒刑拷打还是感情折磨,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小的考验,但是我们不要白坐牢,应该利用这个时间总结分析经验教训题的原因,这才是党性的考验!

当年曾与江竹筠在一个牢房关押,后来在大屠杀的火海中逃生的盛国玉回忆说:江姐知识丰富,文化较高,在女牢狱中 是一个坚强的领导骨干,她组织难友学习政治经济学,稳定同志们的情绪。她还经常与男室楼上5室取得联系。放风时,在窗口传纸条,谈内战消息和各方面的生活情况。

江姐以无比坚强的意志严守着党的机密,又以对革命必胜的信念和自己的聪明才智继续为党工作。

于是,一场打通狱里狱外联系的战斗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悄然打响。

她们首先把目光集中到了看守黄茂才的身上。

这个黄茂才是个什么样的人?江姐她们能够争取过来吗?

黄茂才出生在离江姐老家自贡很近的四川荣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4年在川康绥靖公署做过文书,1948年调到了渣滓洞监狱做少尉看守。江姐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于是就利用同乡关系以拉家常的名义开始联络黄茂才。

刚开始,黄茂才高度警觉,因为来到这里,特务头子就跟他讲:“这个监狱不是一般的监狱。这些犯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阴险狡猾,是我们针锋相对的敌人……” 

江姐和同在女牢的曾紫霞当然注意到了黄茂才的这种警觉和害怕的心理,所以经常说一些城里工作难找,收入养不活家庭,在农村交租后也是难以维持开支,遇到天灾更是艰难等生活方面的事情。黄茂才每次值班,站在女牢门口听见她们说的这些话,都觉得很入耳。他联想到自己无论出来工作,还是在军队,都难让家里人过上无忧无愁的生活,觉得她们讲得很对。慢慢地,黄茂才从听她们讲话,到凑到门口与她们搭上几句,到最后与她们交谈,甚至接受她们的教育帮助。此后,男牢房也开始有意地找他交谈,给他讲社会、国家的事情,黄茂才开始重新认识关在牢房里的这些人,感觉他们都比较有学问,讲话很文明,说事很在理,还非常关心人,谁要是有病了,大家都会关心帮助,也很有人情味,并不像长官说得那样可怕。

在解放后的回忆材料里,黄茂才清楚地记得,女牢房的人给他讲:“小黄,争取将来像苏联那样,我们共同建设一个美好的新中国,人人有衣穿,有饭吃,都有电灯、电话,难道这样的生活还不好吗?”

他还记得江姐教育他说:“小黄,你还年轻,但你总该晓得:当今社会人吃人,人压迫人,地主剥削农民,资本家剥削工人,这种制度太不合理……小黄,只要你思想进步,争取多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多帮助我们,将来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会给你出路的。”

在江姐们的教育帮助下,黄茂才转变了。经过试探性的让他送信出去和送信回来,狱中正式决定,开始利用黄茂才为狱内外党组织传递消息。

就这样,狱内外党组织的联系通道终于形成了。

通过看守黄茂才,狱外党组织为狱中送去了学习材料,使狱中的同志感觉到了党的温暖;而狱中同志送出了特务看守人数、武装警卫部署情况,又为狱外党组织开始制订秘密营救方案提供了第一手材料。同时,狱中也按照里应外合的要求,开始为营救时能够把铁镣、脚铐打开而秘密寻找铁钉、铁器的工作。渣滓洞的所有政治犯利用放风、上厕所、洗衣服的机会,将所有能够发现的铁钉、铁门栓等坚硬器物悄悄地拔出带回牢房。为了防止监狱突击检查,难友们在牢房床下挖坑,将铁器埋了进去。

当然,这些行动在前几年的一次意外中才找到了证据。

2007年7月17日,歌乐山一带爆发特大山洪,把渣滓洞监狱女牢房冲毁。在维修地面时,一个地洞居然把夯土机器陷了进去,拉出机器后,人们在洞里发现了当年烈士们藏进去的许多铁钉和铁器。

黄茂才还专门为江姐送出了家信,她的家人也为她送来了儿子彭云的照片,这给江姐在狱中战胜情感痛苦带来了极大的精神慰藉。

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耍弄求和谈判阴谋时,黄茂才还带出了狱中难友提出的“必须保证在押政治犯绝对安全”的意见。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9日 16:40 来源:商务印书馆 编辑:朱子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