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焦裕禄》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第十三章 对决

1

这个梁绕来没有吹牛。那天保田队的民兵训练,梁绕来教大家拆卸枪支,只见他把一支枪拿在手里,看也不看,三下两下拆巴了个七零八落,然后让人用手巾把眼蒙上,又三下两下把枪组装好了。这个过程中,他的两只手十个指头灵巧无比,像变魔术一样,捏起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零件,只需在手指肚轻轻捻一下,便使它们迅速而准确地复归原位。

大家纷纷称奇。焦裕禄走来看见了,说真厉害。蒙着眼睛的梁绕来看不见进来的是谁,更得意了:“这算啥,真厉害的你还没看见呢。你弄支德国造,弄支美国撸子,再拿个三八大盖,全拆巴了零件混一块儿,蒙上咱老梁的眼,照样严丝合缝地各归各位。不信试试,这才叫真本事呢!”

大营区部一间土房门口用白纸写了“土匪自新处”几个字。

小任和李明在土匪自新处等待土匪来自首。

刚挂上牌子,当天,黄老三手下的镰把儿第一个到区里自首来了。

他一进门先躹了个躬,然后双手将一把大肚匣子枪交上:“我是来自首的。”

小任说:“来自首,好呀。你叫啥名?”镰把儿说:“我叫韩运来。”

李明在后面怒目圆睁,大喝一声:“镰把儿!”

镰把儿抬起头来。李明脸都青了,大声喝问:“镰把儿,你睁开你那狗眼看看,俺是谁?”镰把儿抬起头来:“你,你不是李、李……”

李明问:“好大的忘性!在黄老三家,谁拿烙铁烫我?”镰把儿仔细一看,见是李明,脸立时变得蜡黄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打自己的脸:“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李明喝令:“把他捆起来!”民兵们把镰把儿捆起来了。镰把儿直叫:“饶命啊!俺是自新的!”焦裕禄进来了,镰把儿还在大叫:“俺是自新的,为啥要捆俺?”

焦裕禄对李明说:“把他放了。”李明吃了一惊:“放了?大哥你不知道,这小子就是镰把儿,是黄老三的打手,干了不少坏事,我恨不得活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干吗放了他?”焦裕禄笑笑,亲自给镰把儿松了绑。

民兵们带着镰把儿出了屋。焦裕禄对李明说:“咱们既然挂出了自新处的牌子,头一个来自首的让咱们抓了,那谁还敢来呀?我还想让他现身说法呢。”

第二天,区政府把土匪和潜逃地主的家属集合起来开会,焦裕禄就把镰把儿带到会上去了。焦裕禄在会上讲:“今天我们召开这个会,还是要重申共产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你们应该看清形势,蒋介石被解放军彻底打垮了,再想翻天比登天还难。只要劝说你们的亲属来自新,就一定能得到人民政府的宽大,我们说话从来就是算数的,不信你们听听镰把儿咋说。”

镰把儿说:“我当土匪,跟着黄老三没少干缺阴丧德的事,现在缴了枪,认了罪,得到焦区长的宽大。你们当家的和我吃一锅饭,谁干过的孬事,我心里全有数;谁家有多少枪,有多大罪,我全清楚。你们快叫你们当家的回来缴枪,要不然,可别怪我镰把儿不够朋友。”

这一来,到区政府自首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了。这天,小任和工作队员们在登记,几个民兵背着一捆枪支来到登记处:“任干事,把这几支枪登上。”小任问:“人呢?”民兵说:“不愿露面,把枪扔到大街上了,还有不少是从水井里捞出来的。”

小任犯难了:“这算谁的?”民兵说:“找不着主的,就算镰把儿的吧。”小任说:“为啥算是他的?不中!”民兵说:“镰把儿说是谁的枪他都认个八九不离十。根据镰把儿提供的情况,咱们又抓回了不少潜逃的土匪。焦区长说镰把儿有功,应该受奖,让他当大营乡副乡长了。”

小任惊得眼有铜铃大:“有这事?”

民兵说:“镰把儿自个儿说的,这会儿还在大街口说呢。”

大营乡公所里,李明正在和梁绕来说民兵发新枪的事。

李明说:“绕来,这次土匪交上来不少枪,焦区长请示过了,给咱大营保田队留一些。你安排一下,把背鸟枪的那几个民兵的枪换下来。”

梁绕来说:“行。那些枪有的不能用了,这几天我得把旧枪拆巴拆巴,修修。”李明很高兴保田队能有这么个懂枪的当队长。梁绕来说:“乡长,我老梁可是投奔你来的,我得给你争面子。哎,你知道不?焦区长让镰把儿当大营乡的副乡长了!”

李明一笑:“别瞎掰啦。都知镰把儿是黄老三的一条狗,让他当大营的副乡长,那不是把狗屎当大酱卖呀?焦区长不会这么糊涂吧?”

梁绕来说千真万确。李明说,那我咋不知道?梁绕来说,焦区长不是到县里开会去了嘛,他回来准会跟你透气。

李明说那你咋知道的,梁绕来说很多人都知道了,镰把儿自己说的。正说着,镰把儿一步三摇进来了,他背着手东瞅瞅西看看。李明走出来喝问他到处看什么,镰把儿拍着李明肩膀说:“李明老弟,见咱别老瞪着眼要吃人,咱俩现在是一个锅里搅马勺了。”李明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谁跟你一个锅里搅马勺?”镰把儿得意地说:“你还不知道吧?我就要当副乡长啦。”

李明“呸”了一声:“就你这德行,当了啥在俺眼里都是一摊狗屎。快走!”镰把儿讨了个没趣,走了。梁绕来说:“你说这焦区长也真是,镰把儿这样的人现在能跟你平起平坐,以后谁还当好人?”

焦裕禄刚从县里开会回来,进了院子,见李明蹲在地上,桌子上放着他的枪和子弹袋,就和他打了声招呼。李明不语,脸冲着墙,拿起焦裕禄的烟荷包,自己卷了根喇叭筒抽起来。焦裕禄也卷了一支,陪他抽。他一支喇叭筒没抽完,李明已抽了三支。

焦裕禄笑了:“行啊,这烟厉害。”李明站起来,把枪往焦裕禄跟前一推:“我这乡长不干了!”焦裕禄问为啥,李明反问:“你说为啥?我没法干了!你放了镰把儿不说,还提他当了副乡长,跟俺平起平坐。这好人坏人一个价,狗屎都当大酱卖了,我没法干!”

焦裕禄笑了:“兄弟,我必须告诉你,对大匪首黄老三,咱必须先挖了他的山墙。不拔光他的翎毛,就难孤立他!要钓大鱼,你就得放个长线。”

2

此时,黄老三坐着骡马大车回到大营乡的黄家庄。

这一回,他是大摇大摆地露面。他下了车,在街上踱着方步。看见他的人,赶紧往门洞里躲闪。黄老三哈哈笑着:“别躲啦,我黄老三看见你了,你怕个啥?告诉你们,谁要跟我黄老三作对,我迟早会找他算账。共产党敢抓我吗?实话告诉你们,我儿子是共产党的人,当着八路正规军的营长,他们还能把我咋了?老子今天在村里祠堂大摆酒席,有胆的都来喝酒吃肉,我倒要看看哪个共产党敢来赴宴。”

他刚要进大门,一个老太太跌跌撞撞从旁边一个旧院落的门口迎出来。这人是黄老三的娘,她穿一身打补丁的衣裳,七十多岁年纪。黄老三连忙去扶,喊了声娘。老太太情急中让门绊了一跤,黄老三连忙把她从地上搀起来:“娘,看您老人家慌啥哩,摔坏了没有?”老太太说:“娘惦着你呀。”老太太这一跤大概摔得不轻,站立不住。黄老三拔出大肚匣子枪,照着门槛就是一通猛烈扫射,打得木屑横飞。

他娘吓得双目紧闭,几乎瘫倒在地,说:“儿呀,你要把你娘吓死呀!”黄老三说:“我把绊倒您的这混账东西打平了。娘,不论是人还是物件,谁让你不痛快了,就跟这门槛子一个样!”

黄老三搀住他娘的胳膊要往大门里走,他娘却推开他,摇摇晃晃到老屋去了。老屋是一所破旧的老房子,紧挨着黄老三新修的高门楼深宅大院。

黄老三只好跟着进了老屋。他扶老太太坐炕上。老太太说:“三儿啊,你五十开外的人了,别这么不着槽道行不行?我这病,生生是让你吓出来的。”黄老三赔着笑:“娘,我记住了。”他打开包袱,拿出一些绸缎衣服和金银首饰:“娘呀,一会儿赴宴的亲友就来了,您还是换上这衣服吧。”

老太太说:“我病着,又不上你那院去,穿啥都一样。”黄老三说:“娘,亲友们会来看您,您还是住到那院去吧。房子本来就是给您盖的,您住这旧房里,穿破衣裳,让人看着显得我不孝。”黄老三又拿出金镯子:“这些金银首饰,拿了多少回您都给我扔出去了。今儿个有客人,您呢,就把这金戒指、金镯子全戴上。”老太太说:“戴上这不干净的东西我死了也得下阎王爷的油锅。”

3

李明从乡公所走出来,看见镰把儿在门口等他。镰把儿见了李明躹了个躬,说:“乡长,我在门口等你大半天了。”李明问等他干啥,镰把儿说:“黄老三回来了!还在村口摆下宴席说请焦区长去赴宴呢,那阵势太可怕了。”

李明问有啥可怕的,镰把儿说:“黄老三知道我自首了,没准会得冷子把我杀了。”李明鼻子里“哼”了一声。镰把儿说咱快去找焦区长,让他派人去捉黄老三。李明说,这你就甭操心了。

镰把儿说:“乡长我真是又急又怕呀,你快去找焦区长,让他把黄老三抓回来,枪毙他!”

李明集合了民兵,准备去捉拿黄老三。出发前,他作了简短的动员:“同志们,黄老三这老狗露面了!咱们今天到黄家庄去执行任务,捉拿黄老三!这一去,务必旗开得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家听我号令行事。”

正要走,焦裕禄来了,问李明干啥去。李明说,到黄家庄,抓黄老三去!

“胡闹!”焦裕禄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李明说:“大哥你就放心,保险把这个魔头的脑袋给你提回来!”焦裕禄问:“谁批准你去抓黄老三了?”

“抓黄老三还得有人批准?”李明大惑不解。焦裕禄说:“那当然,你现在是乡长了,不能违犯组织纪律呀!”“那你到大营来,不就是为了抓黄老三吗?”“没错。”李明问:“那我抓黄老三有啥错?”焦裕禄说:“你不想想,这黄老三为啥在这个时候出来?”“没想过。”焦裕禄说:“也许他是来探探虚实,看看咱的水究竟有多深。再就是他儿子当着解放军的营长,他自以为工作队不敢动他。”李明点点头。焦裕禄说:“还有一点,黄老三从暗处走到明处,是给那些还残存的土匪打气哩。”

李明说:“那正应该把这老浑蛋捉拿归案!”焦裕禄说:“不是不抓,是时机还不成熟。黄老三有上百个人上百条枪,就你们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怎么和他打?好了,让大伙儿解散,回去。”

李明说:“我的区长大哥,你知道外边有人说你啥?”“说我啥了?”李明说:“说你私下里见了黄老三,和他拜了兄弟。还说黄老三给了你一把德国大镜面儿。”焦裕禄说:“这话还真沾边儿。今天我就到黄老三那儿借枪去。”

黄老三在家正和一群朋友喝酒,他的几个姨太太左右相拥,从城里请来的唱花旦的戏子筱飞云在为大家唱戏助兴。

酒宴上一片觥筹交错。黄老三眯着眼睛听戏,手指在大腿上打着鼓板。一个大胡子客人说:“没想到啊,三哥还真会做神仙,偎红倚翠,风流快活。”黄老三笑得眼眯成一道缝:“刀啊枪啊,那些玩意儿已经玩累了。这次回到黄家庄,就是要过几年清闲日子。”大胡子客人说:“就怕共产党不会让你当这个自在仙。”黄老三说:“我儿子也是共产党的人,在八路军里当营长。按他们的说法,我这叫——”乡绅接说:“军属。”“对,军属。他们敢对我咋样?再说了,不管他什么党,要想在大营站住脚,他就得来拜山头。”正说着,一个匪兵进来了,在黄老三耳边说了几句话。黄老三吃了一惊:“什么,大营区长焦裕禄来了?”

乡绅拊掌大笑:“这不是,拜山头的还真来了。”匪兵又附耳问了一句,黄老三朗声一笑:“见,为啥不见?他敢来我不敢见他?笑话,让他进来!”

焦裕禄被蒙着眼睛带了进来。黄老三一看焦裕禄被蒙着眼,佯装生气地说:“这是谁干的?咋给贵客把眼睛蒙了?快摘下。胡闹!”匪兵给焦裕禄取下眼罩。黄老三问:“你是谁?到俺家干啥?”焦裕禄说:“我是大营区区长焦裕禄,听说你大会各方宾客,特来相会,顺便借匹马使使。”

“借马”就是借枪的意思,这是土匪的黑话。

黄老三大笑:“好好好,按老规矩,待客!”

匪兵用匕首叉了一块方子肉,直送进焦裕禄嘴边。焦裕禄一张嘴咬住刀子,把肉吃下去了。黄老三说:“共产党里也有懂咱们规矩的人。好,吃了这英雄肉,就算是朋友了。不过嘛,要借马,你得有借马的胆儿。你真有胆儿,这马,俺黄老三送了!”

他从酒桌上抄起一只青花瓷碗,放在焦裕禄头上,说声:“请吧!”焦裕禄顶着碗,站在厅上。黄老三走出几十大步,抬手一枪,顶在焦裕禄头上的碗应声而碎。几个女人发出尖叫声。黄老三说:“来人,摸摸他的裤裆湿了没有?”

焦裕禄大笑:“黄老三,你太小瞧人了,尿裤子的人敢上你的阎罗殿?”两只碗倒满了酒。黄老三率先端起酒碗:“焦区长,浊酒一碗,不成敬意,黄某先干了。”他端起酒碗,一气干了,把空碗亮给焦裕禄。

焦裕禄一笑,也端起了酒碗,把酒喝干。黄老三抱拳说:“焦区长海量,黄某佩服之至。”焦裕禄说:“老三,我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不想和你打来打去。如果咱俩能交个朋友,大营的百姓就会过上少灾少难的太平日子。”黄老三又满上一碗酒:“按规矩,咱们三碗酒之前不说别的。请吧,焦区长。”焦裕禄一拱手:“请。”两人端起酒碗一碰,干了第二碗。黄老三问:“焦区长,你刚才说合作,那咱们咋合作哩?”焦裕禄又把酒碗推过来:“还是按老三你定的规矩,喝下三碗再说。”他倒满了两碗酒:“这碗算我敬的。”他率先喝干了碗里的酒。黄老三略迟疑了一下,也端起了酒碗,把酒喝干了。

焦裕禄淡然一笑。黄老三拊掌大笑:“真没想到啊!八路军里也有焦区长这样的英雄好汉。”焦裕禄说:“八路军个个是英雄好汉,要不怎么把小鬼子撵回东洋三岛去了。老三,按规矩,我还得回敬你三碗。来,先干头一碗,为了咱们好好合作。”

两个碗碰了个响。黄老三一抹嘴:“痛快!痛快!太痛快了!焦区长,说吧,咱们怎么个合作?”焦裕禄说:“只要你命令你的弟兄放下武器,向人民认罪,我们可以不追究。我还可以推荐你当大营的区长。”

黄老三问:“咱就这么合作?”“不行吗?”焦裕禄又倒上一碗酒,端起来。黄老三却不端酒碗:“我的弟兄向你们交枪、认罪?”焦裕禄点点头,装上一袋烟。黄老三冷笑:“这也叫合作?自古拉杆子的吃的就是油锅里捞命的饭,过的是刀尖上的日子,俺们有啥罪可认?再说,你会让俺当区长?你做梦都想毙了俺才是真的。”

焦裕禄说:“想毙了你我干吗找你喝酒来了?”黄老三点点头:“是、是这话。”他把酒喝干了。又倒上一碗,两人又碰了个响。焦裕禄重新满上酒:“老三,我看,咱还得来三个。”黄老三舌头直了:“焦、焦、区长,黄、黄、黄某甘拜、甘拜下风。”黄老三嘴里这么说着,右手探进怀里,掏出一支手枪。

焦裕禄微微一笑:“老三,想让我看看你的这一匹马?”

黄老三并不回答,“哗啦”一声压了火,在手中掂了掂,枪口往上抬了抬,猛然丢给焦裕禄:“焦、焦区、区长,马、马在你、你手上了,要想崩、崩了我,你现在、就搂火,省得我家里人、到、到外边去收尸。”

焦裕禄一把接过,在手里掂了掂,笑而不答,把玩一阵,说声:“好马!”黄老三用眼睛瞟着焦裕禄。焦裕禄说:“老三,我知道你是老江湖,也够朋友,不然我也不单人匹马闯你这三宝殿了。”

言毕,轻轻甩手,把黄老三的枪丢回。黄老三尴尬地笑笑:“好,好,好,焦区长,果然、果然是个江湖人!”

焦裕禄又端起酒碗:“来吧,接着喝!”他一仰脖子干了碗里的酒。黄老三颤抖地端起酒碗,刚喝了一口,酒碗掉了下来,他也瘫坐在椅子上。

焦裕禄一笑,说声“告辞”,回转身,从容不迫地走出黄老三家院子。路上,焦裕禄靠着一棵杨树吐得翻江倒海。

4

焦裕禄跌跌撞撞回到区里。

交通员小任正和两个女同志讲他的故事:“只见我们焦区长大喊一声‘不许动’,从房顶上跳下来,好像丈二金刚从天而降。土匪一个个都吓傻了。说时迟,那时快,嘁哩喀喳,焦区长和大伙儿把土匪的枪都下了,十几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泥塑木雕一般,束手就擒,土匪头子李新堂拧身跳上墙头……”

焦裕禄进了屋。小任见他脸色苍白,头上一层汗,慌了,忙问他这是咋了,怎么浑身是酒味儿。焦裕禄说不出话,只是摆手。小任赶忙扶他坐在椅子上。两个听故事的女同志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眼神。其中一个年轻些的女同志给他倒了杯水。焦裕禄这才看见两个女同志,一个三十来岁,留齐耳短发,另一个十七八岁,梳着条长长的辫子。小任给他作了介绍,说两人是县委派到大营区清匪反霸工作队的女同志,留短发的名叫高存兰,留长辫的名叫徐俊雅。

两个女同志站起身子。焦裕禄强颜笑笑:“很抱歉,我喝……喝多了。小任,先安排两位同志去休息,咱们明天谈。”

小任把两个女同志带走了。

回到住的地方,两个女同志一脸失望的表情。高存兰说:“什么剿匪英雄,整个一个醉鬼。”徐俊雅说:“高姐,你说咱们咋办?跟上这么个醉鬼领导,要不我申请调到别的乡去吧?”

高存兰说:“你还没参加工作呢,先看看再说吧。”徐俊雅说:“我最讨厌男人喝得烂醉,一看见心里就不舒服。”

高存兰说:“是让你在大营工作,又不是让你来嫁他。”徐俊雅捶了一下高存兰:“高姐,你说什么呢!”高存兰叹了口气:“在县里就听说大营有个焦区长,是个了不起的清匪反霸英雄。我就想,这个人一定是个子高高,面如重枣,声如洪钟,谁知一见面,整个一醉八仙。”

第二天上午,小任拎了一只包着棉布套的茶壶来敲门。他进了屋,把茶壶放在桌上:“焦书记让给你们送壶开水进来,问问你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

高存兰说:“谢谢。焦区长好些了吗?”小任说:“焦区长胃疼了一夜,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天亮了才睡了一小会儿。一会儿还要下乡。”

徐俊雅问:“他经常喝醉吗?”小任说:“我从没见过焦区长喝过一滴酒。昨天那情况也把我吓坏了。”

高存兰说:“你昨天还没讲完呢,最后怎么了?”小任说:“焦区长擒了黄老三的五虎上将,等于断了他的左膀右臂,大营的百姓都说,咱们焦区长呀,是诸葛亮再世,赵子龙重生……”

正说着,焦裕禄进来了:“你们可别听他胡说,我哪有那么神。”

小任一吐舌头。高存兰拿出介绍信交给焦裕禄说:“焦区长,我叫高存兰,从县妇工部来的。她叫徐俊雅,就是尉氏本地人,家在南街。”

焦裕禄看了一眼介绍信:“欢迎你们啊小高同志、小徐同志。我们的清匪反霸斗争特别需要有文化的女同志做青年团和妇女工作,你们来了太好了。”

高存兰说:“焦区长,你可不能叫我小高,我怕是比你还要大呢。”焦裕禄说:“那叫你高大姐吧。你呢也别喊我焦区长,这里同志们都叫我老焦。”高存兰说:“那我也叫你老焦了。老焦,徐俊雅可是我们的女秀才呢。人家上过中学,识文断字,歌也唱得好。”

徐俊雅脸立刻红了:“高大姐,你瞎说什么呀。”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6日 10:40 来源:河南文艺出版社 编辑:张青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