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对于职工运动之议决案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一)中国职工运动的过去状况及其现在的趋势

    殖民地及半殖民地的民族革命直接是打倒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间接是推翻世界资本主义而促进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所以在半殖民地的中国,工人阶级不仅为本阶级的利益而奋斗,同时还要参加民族革命运动,并且在民族运动中须取得领导地位。但工人阶级要真能达到领导者的地位,督促其他阶级前进,自身就须有强固的组织和独立的工作,所以赤色职工国际第三次大会决定中国工人阶级一方面要努力参加民族革命运动,但同时决不要忘了自己的独立工作--职工运动。

    中国的职工运动一开始便几乎完全在共产党指导之下,那时的斗争虽然还在一种原始状态里,然而一方面已是中国工人阶级阶级斗争的开始,别方面已是民族解放运动中新起的生力军。随后中国政治经济状况的变化及民族运动的进展,直接的间接的影响到职工运动。“二七”事变之后,中国职工运动显然已经经过两个时期,如今已到第三时期了。

    “二七”以前,中国最初期的职工运动曾经因欧战期及欧战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势力稍稍减弱而取得一种初时的高潮的形势。“二七”以后,英美帝国主义及直系军阀在中国北部得势才很明显地、很强暴地压迫职工运动,几乎消灭所有公开的工会;同时欧战后的世界经济恐慌流入中国(尤其是纺织业),使本来已是供过于求的中国工人,几乎取纯粹的退守态度,就是南方的职工运动也几乎完全依附民族运动。--这是“二七”以后的第一时期。(一九二三年“二七”以后,一九二四年二月第一次铁路代表大会以前)

    当直系军阀尚能维持均势而江浙工业区勉强恢复经济上的稳定状态的时期,中国政治经济大约表面上只有局部的变化:北方铁路工人,曾经在军阀高压之下秘密进行全国的联合,--可是这种尝试,只能勉强维系各路路工领袖分子之间的关系,工会组织只有山东胶济路出现一次,然而不久公开的活动仍旧被禁止了。并且接着五月间京汉路又受军阀的第二次重大打击(铁路总工会及汉口职工运动的重要职员被捕);同时,湖南水口山矿工俱乐部也被军阀摧残了。上海方面丝厂工人、纺织工人、烟业工人,以及长江一带的手工业工人,曾经屡起屡仆地开始斗争,亦因为政治经济条件的束缚,还没有能巩固职工运动的基础。可是,南方的职工运动却在这一时期有相当的发展。--原来民族运动的国民党--处于英美直系压迫之下,屡试其纯粹军事行动而不成--开始倾向于求劳动群众的赞助,广东方面的职工运动便很得了些公开的发展机会(沙面罢工等)。国民党的改组,不但影响南方的职工运动,并且上述的北部铁路工人及江浙工业工人的运动,也和它有些关系。不但如此,国民党已经开始求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合作,--素受国民党影响的海员工会,便得公开的参加世界运输工人会议,加入太平洋运输工人的结合。职工运动在这一时期,确有由退守的地位渐进于进取的趋势。--这是“二七”以后的第二时期。(一九二四年二月以后,十月北京政变以前)

    总之,这两期的情势,便是在“二七”严重的打击之后,工人阶级力求反守为攻的趋势。一方面,军阀、帝国主义者中间的矛盾冲突,别方面,民族解放运动乘机发展,工人阶级也就趁着这种趋势而求进攻。因此工人阶级与民族运动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实际上的结合。

    虽然如此,民族运动既然因为工人阶级的参加而大增其革命性,帝国主义及军阀便格外要扑灭职工运动;高压的手段和强暴的政策便也日益厉害起来(广东的商团、上海的外国政府、北方的直系军阀)。再则,民族运动的进展,亦就一部分是中国经济里资产阶级发展的结果;资产阶级的民族运动,认识了工人阶级的政治能力,也就竭力想利用职工运动,使工人阶级的组织变成民族运动的附属品;更有那反动的竟要使他成为官僚军阀的工具(国民党的右派在各地都勾结各种派别的“工贼”以抵制纯粹的阶级斗争派的共产党)。“二七”以后的职工运动,一方面遇着外部的更厉害的镇压政策,别方面发见内部的专想利用工人阶级的“工贼”,这是一种新的现象,它的发现和民族运动的进展很有关系,--直接的是资产阶级奸细破坏职工运动,间接的是帝国主义及军阀减弱民族运动中的革命力量。

    北京政变之后,职工运动又有开始一新时期的可能。直系军阀势力衰败后,新兴的军阀还在相持之中;国民党想利用的军事势力,所谓国民军,可以说已经侵入北方。因此,政局略有左倾的现象,--国民会议的召集,临时政府亦不能不声言赞成,并且有公布劳动法的拟议。而且全国国民会议的高潮里,国民党以及工人阶级自己都要求工会参加讨论国是的会议。所以至少在国民军领域内可以公开组织工会,便是其他地方,也可以有公开工会的可能。可是这期职工运动公开的可能愈多,工人势力膨胀的机会愈多,帝国主义的力谋摧残也愈急,军阀及资产阶级奸细(“工贼”)的力谋破坏或利用的方式也愈复杂。--这是最近--“二七”后第三时期的职工运动大概的趋势。 (二)职工运动与民族运动之关系

    照上述的职工运动过去状况及现在趋势看来,中国工人阶级现在最重要的职任,不但理论上在于注意自己独立的职工运动,同时参加民族革命以取得其领导地位;而且实行上也在于能适应民族运动进展中职工运动易于发展,同时亦易于受民族主义者之利用的情形,力争职工运动的独立及进展,而使民族运动充分的革命化。

    民族革命运动的过程中进行职工运动,往往容易混乱阶级的观点,而发生种种弊病。去年五月共产党扩大中央会议以前,职工运动差不多与民族运动混在一起,有些地方如广东的职工运动完全拿到国民党里,而失了自己的独立性,由此所发生的结果,一方面破坏了自己阶级的独立工作,别方面因此发现少数工人(即加入国民党者)之官僚化。同时,共产党在职工运动的原始时期,本来只做经过少数特殊工人以组织工会的工作,到了和国民党接触,往往以少数特殊工人的接洽而使职工运动方面只是将就国民党的政策,而真正的工人群众便不免对共产党员发生怀疑。因此,在民族革命运动时期,尤其是与国民党合作时期,共产党对于职工运动,应该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A)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唯一的指导者,要使工人阶级取得民族革命运动的领导地位,对于职工运动应当特别注意;必须工人阶级有强固的群众的独立的阶级组织,他在民族运动中才能成为独立的政治势力;然后民族运动中的领导地位,方才能有保障;--而对于各种产业工人尤其要力求其完全组织在我们共产党指导之下,成为纯阶级性的独立组织;并且要尽力发展我们自己党的组织,力求深入群众。

    (B)为在国民党中发展劳动群众的左派势力起见,到必要时在一定区域内我们亦须领导大产业工人群众加入国民党,使国民党特别的革命化。不过国民党组织尚未达到的工人区域内,非必要时,不必急急为国民党组织党部。民族运动中工人阶级的危险,还不在于工人加入国民党,却在于共产党在真正工人群众中没有势力及没有独立的职工运动。所以在此等区域里应当以切实组织工会及阶级的宣传为第一要务。但是遇着国民党来着手组织时,我们一方面固然要格外加紧我们在工人群众里的工作,以树立我们的势力,另一方面还要将低层工人群众加入国民党党部,以免国民党联络少数上层工人,欺骗工人群众。

    (C)至于已经在国民党名义之下的工人组织,我们也应尽力去从中活动,取得指导权,吸收觉悟分子,组织我们党的支部,并须组织工厂小组(或工会小组),取得群众信仰以备彻底改组这种工会。尤其在工人与企业家发生经济冲突时,我们应利用此种冲突提高工人的阶级觉悟,指出国民党的本性,使之趋向于自己阶级的政党--共产党。

    (D)民族革命运动的时期中进行职工运动,须普遍地防止官僚化、机会主义化和工团主义的左倾的幼稚病。民族革命中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各有其出发点,我们应向工人群众明白解释。所以,我们在工人群众中宣传民族革命应根据工人阶级自身的具体的政治上经济上的利益,决不应笼统地抽象地宣传三民主义或孙中山个人。

    (三)职工运动的策略问题

    民族革命运动时期中职工运动里,尤其在现时工会有公开的可能的时候,不但是对于国民党的关系应当非常注意,便是普通的工会里也很容易发现各种反动派:军阀官僚的奸细、工头等,--国民党右派现在有集中这些反共产派于自己之手的阴谋。反动派在国民党有政权的地方往往受国民党的军阀官僚的利用,假借官僚的政权,行些市惠政策而蒙蔽群众,把持工会;他们竭力排斥共产派,往往因此而有分裂工会的倾向(如利用同乡、帮口等观念或组织)。我们的策略应当:(A)主动力争工会的公开,尤其是要使群众能自动的来力争,勿使群众觉着工会的恢复完全是国民党或所谓“进步的”军阀的恩惠;在反动政权之下的地方,公开工会的宣传,也同样要努力进行。总之,工人阶级初步的政治权利--群众的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的要求,我们应当认为是现时亟须提出的口号。(B)主张工会的统一--我们决不在已有别派有群众的工会之处分立同样的共产派工会,而且要加入这种工会工作,为各种具体的群众的利益而奋斗,以取得群众对于我们的信仰,而暴露反动派的真相。(C)职工运动中我们应当指导群众的行动的时候,必须注意于提出的口号,使能适合当地群众的组织力量、需要及情绪,而促起群众做切实的、更进一步的奋斗。过高的口号既不但不能真正引起群众自动的斗争,而且容易受反动派的中伤,在失败后借口归罪于我们。(D)工人阶级固然可以赞助资产阶级性的民族革命运动,然而不论企业家是外国人或中国人,私人或国家,进步的或反动的,工人对于他们在经济斗争里是一样的关系--便是劳动对抗资本的形势。所以职工运动遇着那种民族主义的官吏、军阀、企业家时,我们应当指导工人对他们绝不让步地斗争:只能使他们让步以求工人的赞助,决不能使工人受他们的影响而灭杀自己阶级斗争的攻势;并且我们应当利用民族主义者对工人阶级的联络,而得步进步地向资本进攻。此种阶级斗争的进行,必然能打倒工会各种反动派,尤其是国民党右派的势力,因为他们在这种地方必然显出他们不能代表工人群众利益的真相。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8日 16:33 来源:新华网 编辑:曹征 打印